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归一 > 正文 第九章 尘封的线索
    自一摞老书里挑出了这两本书之后,吴中元并没有立刻翻阅,他在犹豫要不要看。

    如果这两本书对他和师兄有帮助,师父在世时早就教给他们了,师父之所以生前不予传授,就说明学了这两本书里的内容对他们二人有害无益,至少师父是这么认为的。

    但这两本书应该还是有价值的,如果全是封建迷信的余毒,那师父临终前肯定会将它们烧掉,但师父并没有那么做,而是将它们藏在了顶棚上,这表明师父自己也是矛盾的,感觉不该教给他们,但又舍不得烧掉,只能藏在隐蔽的地方,能不能发现就看天意和二人的运气了。

    犹豫再三,吴中元随手拿起了那本堪舆三十六法。

    刚想翻开,又犹豫了,现在是讲科学的时代,这些玄乎的东西往往被人和骗子联系到一起,可别看了之后变的神神叨叨。

    犹豫归犹豫,最终还是翻开了,这东西究竟是古人的智慧还是迷信余毒,得看过之后才能做出判断,伟人曾经说过,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先调查一番,用科学的眼光,批判的态度来客观的审视一下。

    第一页是寄语,也就是作者也可能是誊写者对后人所说的话,寄语是竖着写的,用的是繁体字,繁体字和简体字差别不是很大,阅读没障碍,写的是‘空手来,孤身去,善恶终有报,有借必有还。’

    “这话挺公允,就是有点儿悲观。”吴中元自言自语。

    同宿舍没睡的同学随口接话,“中元,你看什么呢?”

    “古代的发展史。”吴中元随口敷衍。

    “马上就要上战场了,你有把握考好不?”同学口中的上战场指的是即将来到的高考。

    “我有把握烤糊。”吴中元又翻到了第二页。

    见他心不在焉,同学也不理他了,扶了扶眼镜,继续啃书。

    第二页是目录,一共分为上中下三篇,篇幅的名字令吴中元大感意外,上篇为养家糊口,中篇为险求富贵,下篇为恩义生死。

    这种篇幅名字吴中元还是头一次看到,按理说玄乎的东西往往取名都很高大上,但这几个篇幅名字起的很是通俗,不好听,也不超然。

    书不厚,只有几十页,说的都是与堪舆有关的内容和方法,所谓堪舆,并不单指风水,还包括观星,择时,选址,定宅等很多内容,一时之间也来不及细看,一目十行大致看过,看的云里雾里,只知道每一页都记载了很多同类型的生涩内容。

    细数,全书正文共计三十六页,上篇二十七,中篇六,下篇三。

    全书大致看完,吴中元终于明白作者或是誊抄者为什么会起这样的篇幅名字,这些与堪舆有关的方法,很多都是以折损自身寿命为代价来实现的,上篇记载的方法多是日常会用到的一些内容,比如说给谁家小孩儿起个名字,看看宅子的风水,对自身影响不大,帮帮别人的忙,赚点小钱,养家糊口。

    中篇记载的内容就比较危险了,一旦施为,极有可能会伤及自身,但也正因为危险,效果却好,帮达官贵人个大忙,得到的钱财自然比较多,所以叫险求富贵。

    下篇只有三页,记载的都是堪舆的精髓,有延寿续命,改变气数的玄奇方法,相应的,付出的代价也很大,搞不好就得把自己搭进去,之所以叫恩义生死,是因为做这种事情已经不是为了钱了,往往是为了偿还别人的莫大恩情。

    看完堪舆三十六法,吴中元也没记住具体的堪舆方法,印象最深的是不能给人乱算命,因为算命归为占卜,占卜在堪舆三十六法里为中篇内容,是很严肃很郑重的事情,算错了不打紧,算对了就是泄露天机,最少折寿一九,书中记载的折寿都是以九来计算的,一九二九三九,一直到九九,最少是一九天,最多的是九九年,九九八十一,最严重的一下子就折死了。

    由此可见,街上摆摊算命的都是骗子,真有本事的,谁会拿自己九天的寿命去换那十块二十块的,就是百八十的也不能干哪。

    全书看完,总得来个总结,得给这书定个性,可是仔细想了半天,很难判断这书究竟是古人智慧还是迷信余毒,原因很简单,无法确定书中记载内容的真实性,除非亲自尝试。

    已经半夜了,整个宿舍只剩下他一个没睡的了,早些时候睡了会儿,吴中元也不困,又拿过那本鬼画符。

    这本书记载的内容就更离谱了,全是抓鬼驱邪的方法,画符只是其中较为常见的一种手段,还有一些稀奇古怪的法子,之所以叫鬼画符是因为这上面记载的一些符咒和方法大多来自民间积累,与正统道士的画符作法有一定区别,所以用鬼画符来自谦,免得人家正统道士遇到了,看不顺眼打一顿。

    此外,这本书的誊抄者与堪舆三十六法的誊抄者应该不是同一个人,因为笔迹不一样。与堪舆三十六法相比,这本书的可信度更低,堪舆三十六法还能亲自尝试,这个连试都没法儿试,这年头儿上哪儿找鬼去。

    等到将鬼画符看完,已经是下半夜一点多了,吴中元将这些书重新捆好,放到了床下,马上要高考了,没工夫看这些,等放假之后再翻出来仔细研究。

    次日早起,一切照旧,高考在即,做不完的模拟试卷。

    对于高考,吴中元还是有把握的,但也仅限于能过录取分数线,别的学科都不错,唯独数学不咋地,都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他对数学一点提不起兴趣,可是偏偏数学又是文科理科都必须得考的。

    他虽然穷,却没有学校的补贴,也没有哪个慈善人士的救助帮扶,这倒不是学校没有相应的政策,也不是没人愿意资助他,而是林清明不让他接受别人的帮助,林清明总是说人情债是最难还的,能自己处理的事情,最好不要求人。

    高考前夕的晚上,林清明打来了电话,告诉吴中元自己不想在邻县的矿上干了,要回黄县工作,具体干什么林清明没说,只说等他考完试来学校找他。

    这几天医院也没动静,这一点令吴中元如释重负,他最怕自己的事情泄露出去,被有关部门抓起来进行观察研究。

    高考来临,考生一个个如临大敌,吴中元倒不怎么紧张,不能报考军校和警校,别的学校他都没什么兴趣,而且大学花钱比高中还多,一年得好几万,考个本科得读四年,还不如念个三年的专科,还能略微减轻一点儿师兄的压力。

    考完了,同学们一个个既紧张又兴奋,凑在一起提前商议报什么大学的什么专业,前瞻幻想美好的大学生活,对此,吴中元很不积极,原因很简单,谁都知道考上大学就万事大吉了,所谓的读大学大部分人都是去谈恋爱的,谈恋爱是要花钱的,他可没那闲钱,还有就是自己基因异常,找个女朋友不是害了人家吗。

    不过他虽然无心恋爱,却有女同学喜欢他,倒也不是因为他长的帅,实事求是的讲他也不是那种很英俊的男生,学习成绩也只能算过得去,但还是有女同学喜欢他,至于原因,他想不通,或许是文科班男生少的缘故吧。

    马上要离校了,少男少女青春的騒动达到了巅峰,离别的情绪演变成了感性的盲目,很平常的毕业离校被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幻想成了悲情刻骨的生死离别,校外的小旅馆,校内的大树下,宿舍里,教室内,到处都是盲目本能的冲动,肤浅廉价的誓言。

    吴中元一天之内收到了两封情书,还有一部新手机,情书写的言情并茂,感人至深,但吴中元看完之后却发现这两个女生喜欢的并不是他,他并不是对方情书里所描述的那样,他只不过是对方动情之下感性幻想的一个载体。

    送手机的那个跟他是一个镇的,人长的也很漂亮,手机是装在一个大信封里的,除了手机,还有一张字条,字条上只有一句话,‘我不想与你失去联系。’

    这个表白够深情,够直接,但吴中元还是把手机还给了人家,原因很简单,这女同学不是头一次送男生手机了,而且此前他还看到这女同学自学校门口上过不同男人的轿车。

    不是每一个美丽的容颜后面都有一个美丽的灵魂,也不是每一句美丽的话语背后都有一个美丽的真相。

    林清明来了,是坐着奔驰轿车来的,穿的很体面,吴中元险些没认出来。

    林清明来去匆匆,简略的说了几句话,留下一部手机和两千块钱就走了。

    奔驰轿车自然不是林清明的,林清明之所以能坐,是因为他做了赵大中的保镖,这个赵大中可是个名人,搞房地产的,黄县首富,全国知名,手下有好几家公司,黄家村搞度假村的那个公司就是他其中一家子公司。

    赵大中为什么请林清明做保镖并不难猜,花衬衣带去的那群地痞都被打断了腿,医药费少不了,这事儿肯定得报到赵大中那里。

    林清明为什么肯做赵大中的保镖也不难猜,为了钱,他很快就要去念大学了,林清明在矿上挣的钱不够支付他的学费和生活费。

    目送汽车消失,吴中元忧心忡忡的回到了宿舍,师父在世时一直告诫二人不能在人前显露武功,林清明这么做,违背了师父的告诫,而林清明之所以这么做,又全是为了他。

    高考结束,同学先后离校,很快宿舍就空了,他无处可去,学校知道他的情况,暂时还让他住在原来的宿舍里。

    之前老房子还在,每逢假期他还能回去,现在老房子也没了,真的无家可归了。

    放假的第一天,他主动去找了黄萍,跟黄萍说了林清明的情况,黄萍很意外,不消问,此前林清明并没有告诉她自己来了县城。

    见黄萍情绪低落,吴中元有心说点什么,但犹豫过后什么都没说,他能说什么,让她不要再做徒劳的努力?还是让她勇敢的坚持下去?

    假期很长,吴中元不愿蹉跎,有心找个短期的工作赚点钱,但临时性的工作并不好找,转了一天也没找到合适的。

    晚上回到宿舍,无事可做,便自床下拿出了那捆老书随意翻看,经文他不感兴趣,那两本不知道是古人智慧还是迷信余毒的书也不宜多看,最终选了那本师父留下的行医心得,这上面有很多真实的病例,也有很多有效的偏方,闲着看一看,以后兴许用的上。

    看过两页,吴中元发现了一个细节,这本行医心得是师父晚年写下的,上面虽然没有具体的时间和患者的名字,却有患者的年龄性别以及具体症状。

    他小时候险些吐血死掉,是师父治好并收养了他,不出意外的话这本行医心得上也会有所记载,只要找到这一记载,就能知道自己当时的一些情况。

    此外,棺材里的那具奇异尸骨是师父亲自掩埋的,此人遇到师父的时候很可能还活着,而且与师父有过交流,不然师父不会舍得将自己的棺材让给他,如果运气好的话,兴许行医心得上也会有关于他的记载。

    想到此处,吴中元开始加紧翻阅,翻到第四页时就有所发现,前后两条,一个成年男子,一个八个月大的婴儿,症状都是呼吸不畅,憋闷吐血……( 归一 /9_9580/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