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我有一刀在手 > 正文卷 第324章 输得太可疑?
    第324章输得太可疑?

    快刀跟剑侠自然是用武器的。

    不用武器的话,实力会下降极多的,因为他们的武道实力跟兵器是息息相关的。就说武技功法,他们修炼的也是关乎于刀剑的。

    两位武将一上来就针尖对麦芒了。

    而曾严更是如此,他直接对着刘升怒道:“迎风斩!”

    话音刚落,一股极强的真气刀芒从那一柄上品凡刀之中爆发了出来,直接劈向刘升。而且刀气迎风见长,瞬间化为足足四米长的刀芒,好似要将对方一刀两断。

    在杨光的眼中,这快刀曾严他的攻击倒是炫酷,跟之前杨光真气刀芒的攻击方式也是类似的。但经过生死斗场无数场战斗后,杨光很明白这样做的缺点。

    其实曾严的武技所附带的真气刀芒从表面上看很厉害,但其实更多是白白浪费了。

    华而不实,也像是一个纸老虎。

    空有架子却没有足够强大的本事。他不知道该如何‘省吃俭用’体内的真气。更重要的是,曾严所发挥出来的攻击力并不算强。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问题?

    其实是因为武道再现的时间太短了,很多武者都是摸着石头过河。那些杀人技的本事失传了,倒是表演炫耀的成分更多。

    国术就是只杀人不表演。

    而武将应该要懂得这个想法的,可更多的时候只是以势压人。他们的真气不像是杨光可无限再生的,浪费了后就很难在短时间内恢复。

    一旦面对真正的生死战,车轮战的时候,就会导致真气不足而死亡的。

    持久力太弱了。

    可是在其他围观的人的眼中,反倒是极为恐惧的战斗。

    “地剑式。”刘升不慌不忙,也发出一道剑芒,迎战刀芒。

    “快捂住耳朵。”现场的高级武将秦洪生反应最快,瞬间对在场的人开了口。

    而他的话音刚落,只见两股极强的真气在半空中相遇,瞬间炸响了起来。

    “轰!”声如天雷。

    那强烈的余波,直接将空中的气流都断开了。而且地面也形成了一个圆坑,地皮被劲风余波硬生生地刮走了。

    顿时间飞沙走石,扬起一片尘土。

    而在场的人,更是惊骇不已。

    尤其是一众武战跟武徒,反而像是没见过世面的人。

    他们其中有少部分人见过武将出手,但基本上都是一面倒的战斗,自然这么‘劲爆’的对战,很多人是头一次见的。

    不仅如此,还有一些人对着开口说‘捂耳朵’的武将秦洪生,投去了感激的目光。

    包括中立势力,以及青城门的。

    当然也有一些人反应不及时,在那巨大的轰鸣声下,感觉到耳中一阵阵耳鸣声。缓了好久才算是恢复了正常,还有一部分武徒,差点都聋了。

    自然他们也在画面恢复清晰后,看到了那一个坑洞。

    也明白为什么围观不能在近距离的原因了。

    这他娘如果在真气交加的中心点,可能会直接被轰击成渣滓了吧?

    ……

    其实很多人不清楚,曾严两个人一开始就放大招了。

    后面的看头就直线断崖式的下降。

    但总归是不错的。

    而杨光则觉得越来越无聊了,也觉得那两个武将后面开始划水了,也算是真气不太足够的原因了。而且杨光也能感觉出来,对方的真气跟他的是有区别的。

    就好像杂质更多一般。

    杂而不纯。

    反观杨光自己,他的真气是相当粗壮且精纯的,那么能发挥出来的战斗力也就更强。

    “小心。”不知道是何人叫了一声,顿时让杨光从分神中反应了过来。

    此时此刻,只见场上曾严的刀锋一转,堪堪格挡住了刘升的进攻。而刹那间迸发出来的巨大真气,直接让周围的茅草树木好似被狂风侵袭了一般。

    然而谁都没想到,曾严另外一只手上突然间冒出了一把短匕,并没有多余的动作,直接朝着刘升的脑袋刺了过去。

    而刘升压根来不及反应,但却在最后关头侧了一下头颅,可脸颊上依旧被划出一道血痕。

    “干得好。”在围观的洪城一方的年轻或低级武者倒是兴奋了起来。

    在他们看来,这是优势的象征,也算是曾严占据了上风。

    可有心人会发现,那些武将并没有如此,反而眉头紧皱。

    随后,让很多人没想到的是,后面的剧情一下子就反转过来。曾严的身体被瞬间击飞了七八米之远,都是靠着一棵树才止住了后退之势。

    可他在瞬间就输了的这种情况发生的太突然,那些人压根就没有反应过来为何有这种情况发生?

    为什么?

    其实很多人压根没有注意,在曾严掏出短匕的时候,刘升的一只手却准备印在曾严的胸膛之上。

    只不过是被曾严的攻击打断了节奏,不得不躲避致命一击。然而在自身稍稍受到了一点伤势后,他的攻击就到了。

    他是剑侠没错,但并不是说没了剑,他就一无是处了。武将的攻击手段可是很广泛的,除非是走极端的。

    “我输了。”曾严咽了一口血进去,并没有吐出来。

    但其实他很清楚自身的伤势,现在內腑受到了重创。如果强行动手的话倒是可以,但伤势会极重且难恢复,说不定还会影响到日后的进阶。

    如果他这一次是最后一局的话,真的有可能会选择死扛下去的。

    但现在他还有选择。

    哪怕很多人从表面上看起来,他并没有输似得。

    “承让!”刘升也并没有再去挑衅对方了,万一真的搞事的话,他们青城门可真不是洪城武协的对手。

    尤其是他们上级靠山还有蜀中武协,甚至武者工会。

    …

    很多人其实觉得这一次输得莫名其妙,甚至曾严的认输都好似故意的。

    但对方身为武将,并没有义务向武战及以下的武者解释。

    其余的人不知道怎么想的,可是跟杨光交好的何明,却有点敢怒不敢言。

    他走到杨光身旁后安慰了起来:“虽然这一次的资源点事关重大,但你千万不要干傻事,该认输的时候也不要硬抗,毕竟曾将军都认输了。”

    此时,三局两胜表面上的压力,都即将‘转嫁’给杨光。( 我有一刀在手 /9_9640/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