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我有一刀在手 > 正文 第407章 小智慧
    第407章小智慧

    “站住,你瞎了眼啊,将水都甩到我师父脸上了。”刘洪福一个叫小严的弟子连忙呵斥道。

    他现在看起来也就是刘洪福的小跟班,但他老爸的身家并不低。因为他跟着刘洪福修行的,目的也是为了更好的发展自身武道。

    他是一个有追求有梦想的富二代,如今也达到了武徒的标准。

    所以严大少哪儿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啊。

    打他师父脸,就是打他脸。

    毕竟,师徒连心啊!

    “不好意思,大兄弟,我没注意。”付文斌家的富亲戚道了歉,但脸上却一点儿都没有惭愧的样子。

    他小时候人送外号哈皮狗,表面上看起来傻里傻气的,脑子也有点问题,但一样能咬人的。脾气上来了,可是六亲不认的。

    现在他年纪大了,但性格并没有多大的变化。所以这哈皮的道歉,一点儿也没有道歉的模样,相反还笑嘻嘻的。

    这完全是羞辱嘛,是个人就不能忍的。

    除非对方强大无比,必须要忍。

    ……

    “嗯?”跟付文斌聊着天的杨光,突然间扭过头去。

    因为他察觉到了一股气血波动,哪怕这波动对于他来说很小了,但依旧察觉到了。同时也明白了,有一位武徒级别的人似乎要动手了。

    一般情况下,武徒也不会随意与普通人接触的。

    尤其是达到武战层次的,有时候反而像是一群‘高高在上’的超凡者,俯视望着一众普通人。

    所谓的人人平等,在某些时候其实也只是一句空话。

    “怎么了?”付文斌也发现了杨光的异样,连忙问道。

    可是他刚刚说完,就听到了一声惨叫。杨光倒是不为所动,因为他知道惨叫的人是谁。对于这种人的死活,他是不在意的。

    帮忙?

    杨光他还没那么有空,那么富有善心的。

    除非是闲的发慌了,他才有可能过问。但现在很明显,那个付文斌家的亲戚,杨光是很不喜欢,甚至是有点厌恶的。

    帮忙就无从谈起了。

    可是付文斌不同,此时他的脸上展露了一些难色。尤其是他老爸听到这惨叫的声音后,只能硬着头皮凑了过去,

    说到底,对方都是来给他捧场的。

    万一出了事,他这个东道主是脱不了责任的。

    “杨光,你在这儿等等,我先去看看。”付文斌说完之后便离开了,跟在他老爸的身后。而杨光叹了一口气,人生在世,人情是在所难免的。

    “算了,我也跟过去看看吧。”杨光担心事情会出现不可挽回的情况,万一出了事情就不好了。

    假如付文斌老爸非要帮忙,面对一位武徒是难以战胜的。尤其是杨光也察觉到了一股武战的气息。

    武战对于普通人来说,真的跟超凡者无异了。

    等杨光走近后,就看到了付父在那儿弯腰鞠躬,不停的道歉。活脱脱就是一位普通的小人物,卑微的很。

    “对不起对不起,我亲戚喝了点酒,有点神经质了,对不住您们了。”

    付文斌站在一旁,也是如此道歉,擦屁股。

    杨光没有插手,因为这是付文斌需要经历的事情,也是一个很不错的‘打击’。以后他可能就会明白,在这个世界上,拥有实力是多么重要的事情。

    当然,前提是对方不羞辱付家人就行了。

    一旦故意羞辱的话,杨光定然插手。至于他家的哈皮亲戚,此时此刻却依旧不干人事。不帮忙还算了,自己个还瞎捣乱。

    “道什么歉啊,那小子把我手都抓青肿了,不赔钱是出不了这个门了。”刚刚就是他被严大少抓住手腕,然后稍稍一用力,就出现了这般的后果。

    是相当疼痛的。

    但他并不知道,这还是严大少忍了一手。不然以一个武徒的气血力量,想要直接捏断他的手,还是没啥问题的。

    杨光觉得,如果这家伙是自己的奇葩亲戚的话,他可能都不会管了。

    这不是胡搅蛮缠么?

    本身就不占理。

    当然话又说回来,如果这般胡搅蛮缠的是杨光认可的亲戚,他肯定帮亲不帮理的。

    但肯定也会给予对方补偿。

    现在杨光他的底线就是,付家父子俩不要受到肉体跟心灵上的伤害就行了,其余的事情他不会贸然插手。

    杨光能帮一时,不能帮一世。

    今儿是凑巧赶上了,但哪天不凑巧呢?

    所以,尽量以普通人的方式来处理问题好了。

    只有超过了底线,杨光才会插手。

    …

    杨光是武将没错,他也可以让占理的人道歉。

    但是有什么用呢?

    杨光不在意对方,但是亲戚朋友在意啊,那些普通人在意啊。总不可能直接将他们杀了,一劳永逸吧?那杨光自己个还得沾染是非了。

    犯不着啊!

    按照绝大部分剧情的话,这付父应该是继续道歉,然后那个煞笔亲戚又疯狂作死。

    最后刘洪福弟子还羞辱付家父子俩。

    再然后杨光出面,将此事解决。

    可问题是出现了转折。

    付父是小老百姓没错,但也不是傻子,自然也有强势的一面。

    他指着自己那个亲戚说道:“俞表哥,你是我姑的儿子,也是我的客人,但不代表我就非要腆着脸帮你擦屁股,赔礼道歉。”

    赔礼道歉不说,还不领情。

    这算什么事情啊!

    而他的话让那个哈皮亲戚有点目瞪口呆,压根没想到自己竟然被个穷亲戚看扁了。

    也是在这时候,付父继续说道:“现在你嘴臭得罪了人,就算是手被打断了也是你活该。要么你现在道歉,再赔人家一部分经济损失,我哪怕给人家跪下道歉也认了,但这事情不可能让我一个人担下来。”

    付父是认这个亲戚的,哪怕对方很恶心。

    但来喝他儿子的庆祝酒宴,就是给面子,捧场。

    不管对方的初衷是什么,哪怕是炫耀,亦或者装逼都无所谓。来者是客,能担负的责任,他必然会担负。

    但是付父也不愿意无故惹上一身腥的,尤其是察觉到对方的身份背景都不一般的时候。没看到不少酒店保安,已经站在对面那群人的身后,准备随时随地要动手了吗?

    这种情况说明什么?( 我有一刀在手 /9_9640/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