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怎么又是天谴圈 > 正文 第380章:风水不好,八字不合 3/3
    楚生的这一声呕吐自然是又给呆槑给听了个清清楚楚。

    “你这个人,又踢我场子!”呆槑急了,自己这边正在为自己的大计划铺垫呢,楚生这边不说帮忙也就算了,居然屡次嘲笑她,这节目还能不能表演下去了?

    “抱歉抱歉,从没听你说过么么哒mua之类的话,一时间没绷住,我的错。”

    楚生自然是二话不说先道歉为上。

    不过楚生还真没想到呆槑为了完成这个梗连美色都用了出来。

    这下轮到呆槑懵逼了,刚才说话的气势也略有缩减,弱弱地问道:“难道我和你打游戏这么几次,从没说过么么哒mua这样的话吗?”

    呆槑心想不应该啊,楚生这种玩游戏的大高手,还是她偶像苏小沐的哥哥,打游戏的时候居然没说过么么哒,这就很不科学了。

    “真的没说过吗?那现在给你补一个吧!”

    呆槑说完反手就是一个么么哒mua~

    然后笑嘻嘻地又去骗两个路人水友去了。

    楚生这边直接给呆住了。

    这搞毛啊……

    他这是被一个女孩子给反撩了吗?

    一句对他说的么么哒mua,听着就有一种甜蜜活泼的感觉,这一刻,楚生仿佛明白了恋爱的感觉。

    直播间的水友也直接沸腾,卧槽楚生这家伙是被反撩了啊!

    “呆槑是不是因为没捡到好的物资,得了失心疯,居然对楚生么么哒。”

    “天道无常,礼乐崩坏,大地陷入腐朽,此举真的是大逆不道!”

    “凭什么楚生这家伙都可以拥有小姐姐的么么哒,叉腰,气。”

    水友们看着楚生一脸吃了蜜饯似的表情,险些高血压都给气出来了。

    他们水友情商一个个赛破天,甭说我和你妈一起掉进水里这种问题,都可以直接给抢答出来了,凭什么他们都是单身,反倒楚生这种钢铁直男怪,美少女们一个个感觉像是倒贴上去。

    “2018年6月26日11点43分12秒,呆槑对楚生么么哒mua,罪证记录在册,准备交给小白。”

    楚生心里都快美的冒泡了,过了好一阵才反应过来。

    再看弹幕上,齐刷刷的一片“醒醒”两个字,不停反复的来回刷。

    楚生漫不经心地抬手搭在嘴边轻咳了一下掩饰尴尬,大拇指悄悄靠近嘴边轻轻抹了一下,趁着所有人没注意擦拭快要溢出来的口水。

    “你们这群人又在皮了,我在这里等待时机呢,醒什么醒!”

    楚生自然不能承认自己刚才真的有那么一瞬间沦陷进去,想着呆槑要真的是自己女朋友就好了的这种事情。

    然鹅楚生前脚刚解释,后脚水友就啪啪猛打楚生的脸。

    “还等个毛线的时机,人都在高点打完,开始下梯子了。”

    “这一波解释,零分。”

    楚生看了一眼正在靠他这边下回旋铁梯的玩家,顿时没忍住老脸一红。

    自己装逼惨遭水友打脸现场。

    这种时候内心慌得一匹,表面上也不能露馅。

    “这一波不慌,我就是看准他打完会从这边下来,准备就近击杀,这样我们待会儿舔包的时候,就不用跑上油条高架了。”

    楚生稳健的来了一波解释,乍一听居然还很有道理。

    水友们也被唬住了,咀嚼了这话突然感觉不对啊,现在讨论的是你犯花痴的问题,不是你的战术问题。

    楚生成功的打了个幌子险之又险的绕过了这件事,随后全部注意力集中在高架楼梯上的那个家伙身上。

    现在他拿的是一把akm,是一把没有任何光学瞄准镜的akm。

    c字楼楼顶到高架桥有一百米左右的间隔,想要用机瞄干掉这个跑动中的家伙,对于枪神附体的楚生来说,没有任何的难度。

    但是对于没有枪神附体的楚生来说,颇有难度。

    要是给楚生随便一把5.56毫米的突击步枪,在单点的情况下楚生也有一定信心。

    可是手中是一把最难驾驭的akm突击步枪,就好像凶猛难驯的西伯利亚猛虎,想要驯服这把枪有不小的难度。

    现在话已经放出去了,不能再在机场留下一个梗。

    刚才跳机场的时候,已经有水友灵机一动,开始刷锅王楚生在机场留下的传说了。

    这回要是不能用akm解决这个家伙,那楚生铁铁的又要在机场留下一个梗。

    屏息凝神,楚生可以看清楚这个家伙直至战斗完也没有捡到头盔。

    而且刚才在油条高架上还打了一场,要是没有医疗物资的话,那他现在的血量应该是不高。

    能分析的楚生已经全都分析了,除此之外他还听到了在自己脚下c字楼的屋子里,有个家伙正在二楼跑动搜找东西。

    所有能得出的结论已经到位,现在就差最后的动手实践环节。

    楚生深呼一口气,将全自动的akm调成单点模式。

    这种距离还用全自动,才是真的石乐志。

    起身斜着脑袋躲在墩子后面,为了看的更清楚一点屏息开枪。

    akm巨大的后座力随着一颗颗子弹飞出狂震不已。

    单发模式想要压住akm,要么一枪打完等后座力结束归位后重新瞄准,要么就是通过压枪的手法,在akm后座力还没恢复的时候把它压下来再次快速射击。

    子弹叮叮的震颤声音打在梯子铁栏杆的把手上,溅起一阵火星,或者是干脆打空。

    水友们看的是那叫一个懵逼。

    虽说是机瞄akm,可楚生是近能腰射爆头,远可八百里开外击毙鬼子机枪手的存在,居然在这里马失前蹄,五发子弹打出去了,居然一枪没中。

    这下别说是水友质疑,楚生这边自己心态都快崩了。

    不对啊,他的感觉明明已经有些枪神手感了,怎么可能会打不中,这不科学!

    “现在回想一下楚生几次跳机场的经历,似乎都很坎坷。”

    “第一次是和小白吧,结果倒了三次全程躲在小白身后才活着出来。”

    “第二次是在机场野区的房子里吧,非要拼锅结果自己给浪死了。”

    “这一次emmmm……”

    “这么一想的话,在机场枪法失误,似乎可以找到解释了。”

    水友们恍然大悟,以楚生这一把的种种不寻常来看,这把有情况!

    落在c字楼顶就有枪,这分明不符合楚生的日常作风。

    最后,水友们集体得出的结论就是,楚生的八字和机场相克,在这里是没什么好下场的!( 怎么又是天谴圈 /9_9720/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