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灵异小说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正文卷 第324章 被厉鬼认可的品质(三)
    陈歌爬出地道,朝四周看了看。

    屋内没有窗户,距离地道口不远的地方摆着几只刚死没多久的家禽。

    “她用的是家禽的血?这也能蒙骗住厉鬼?”

    耳边隐约能听到婴儿的哭声,陈歌沿着楼梯来到二层。

    能明显看出这是个女人的房间,屋子里摆着简单的家具,和其他宅院不同的地方在于,这屋里没有停放棺材,而是摆着一张木床。

    掀开厚厚的床帘,木床上并排摆着几个竹篮,篮子里每个婴儿嘴上都放着一片草叶。

    那草叶似乎有安神的功效,几个婴儿虽然离开了自己父母,但是哭的并不是太厉害。

    “这个朱姓女人每次将孩子带走,其实是想要保护孩子?”

    很快陈歌在床铺枕头下面发现了一个本子,翻开后上面记录着一个个人名和地址。

    书写这些东西的人可能认识的字有限,很多地方都是用符号代替。

    “外面那个朱姓女人看起来也就三、四十岁,可这本子泛黄破旧,感觉应该是很多年前的东西了。”陈歌拿着本子,实在看不懂上面的字,像是汉字,可大部分都认不出来:“地址很模糊,人名倒是能分辨出几个,他们会不会就是被救出去的孩子?”

    “你说对了,他们都是我送出去的孩子。”身后突然传来一个老太太的声音,陈歌拿着复读机立刻转身。

    “该害怕的是我才对吧?还是说你觉得我这个半只脚都埋进棺材里的老家伙,能带给你威胁?”

    似乎是因为缺少牙齿的原因,这声音听着很奇怪,陈歌手拿复读机朝屋里面走去,在二楼的隔间看到了一个严重驼背、满脸皱纹的老太太。

    她斜躺在隔间的木床上,双腿肌肉萎缩,只有头和一条手臂还能勉强活动。

    “您是?”这老人看起来年龄非常大,陈歌不由自主的用上了“您”来称呼。

    老人家看着陈歌,她咧嘴笑了笑:“我是一个被厉鬼眷顾的人。”

    听到这句话,陈歌的脑袋里嗡一声响,老人说的这个词他再熟悉不过了!

    “你这孩子让我觉得很亲切,你应该也和它们打过交道吧。”老人口中的它们指代的自然是厉鬼。

    “没错,我不仅和它们打过交道,还为修建了一个家,专门来收留它们。”

    “那你可比我强太多了。”老人很努力的表达出了自己的善意:“坐下吧,我没听见门响,你应该是从祠堂地道跑进来的,我猜你是准备趁着祭祀活动偷偷将婴儿带走?”

    “恩,是有这个打算。”陈歌没有靠近老人,只是放下了手里的复读机。

    “跟我想的一样,能被厉鬼眷顾的人,身上必然有连鬼怪都认可的品质。”老人的声音很平淡,可听着却让人觉得舒服。

    “被厉鬼认可的品质?”

    “恩。”

    老人费力的点了下头,在陈歌的追问下,她把当年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给讲了一遍。

    大致上跟阿庆说的差不多,不同点在于老人嘴里的厉鬼并非无节制的杀戮报复,似乎还有一丝残存的情感。

    老人曾救过女鬼三次,女鬼便答应帮老人做三件不过分的事情。

    平时也会对老人特别对待,比如说它从来不会进入老人的屋子,当村子里有其他邪祟出现的时候,只要它们威胁到老人的生命,女鬼都会出现将其灭杀。

    “她血洗了村子,作恶者无一幸免,这些我都可以理解,甚至觉得大快人心。但后面发生的事情,让我觉得有一些不妥。”老人身体很差,说一段就要休息片刻:“原本她居住过的那户人家里出现了一扇红色的门,这门只有她能推开。”

    “血洗村子之后,她放下了执念,本来是要离开。在离开之前她想要进入门内看看,可就是这么一看出了问题。”

    “等她再从门里出来后,仇怨缠身,目光里满是恶毒,她彻底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我不清楚她在门内遇到了什么,只知道她对一切都充满了恶意,她准备把作恶者的后代囚禁在这里,让他们生生世世只能做怪物,甚至所有正常人在她看来都不可饶恕。”

    老人声音里出现了一丝隐藏极深的痛苦:“我没有制止她的能力,只能在她疯狂时,用自己的办法救下一些无辜的孩子。”

    “正如你今天看到的,每年她会苏醒一次进入门后的世界,这些孩子如果放在其他地方,会被她顺手杀死,也只有在我这里才能保证安全。”

    “熬过去,只要度过这一晚,等她从门内出来就又会陷入沉睡。”

    老人也不知道门后的世界到底有什么,她只清楚女鬼每年这个时候,会去门内世界一趟。

    “那你们为什么不逃走呢?全部离开村子。”陈歌开口说道。

    “所有喝过井水的人都逃不掉,会被她纠缠终生,这也是我只救刚出生婴儿的原因。”

    “纠缠终生?可我听说十几年前,你们村子有一部分人逃了出去,他们也没有出现什么意外。”陈歌说的就是江铃父亲他们。

    “那是一个意外,十几年前的某一天,她进入门那边后,当晚并没有回来。”

    “村子里的人提心吊胆度过了一个月,发现她还是没有回来,有些人认为她可能死在了门那边。”

    “当时村子里有两种声音,一种是安心呆在山村里,一种是趁机逃走。”

    “后来,一部分身体畸形不明显的人偷偷逃了出去,就在他们逃走后的第三天,她回来了。”

    “逃走的那些人里有我的后代,我恳求她放过那些人,用掉了两个人情,才保下了他们二十年平安。”

    老人咳嗽的越来越厉害,陈歌不敢再继续问下去了,他已经从老人这里知道了足够多的东西。

    “阿婆,你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扰了。那几个孩子我要带走一个,这是我和你们村子里某个人的约定。”

    陈歌转身准备去床边寻找阿庆的孩子,还没走出几步,身后就传来老人的声音:“其实我叫你过来还有另外一件事。”

    “和那个跳进的女鬼有关吗?”陈歌已经找到了脖颈上悬挂铜钱的婴儿,看起来很可爱。

    老人摇了摇头,眼睛盯着陈歌脸:“你有没有发觉,自己的体温在慢慢变低?”( 我有一座恐怖屋 /9_973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