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秘巫之主 > 正文卷 第五十五章 郁金香街的血案
    黑人警员是一位体型较肥胖的年轻人,看那憨厚的面相,笑起来大概会有不错的感染力。

    只是这个时候,他恐怕是完全笑不出来,整个人笨重又颤巍巍的跑来,满头大汗,后背、腋下还有胸前都湿透了,明明是艳阳天,他却好像处于最寒冷的冬天一般,全身都在抖。

    就算再迟钝的人,此时也能看出他处于强烈的恐惧中。

    “罗尼,发生什么事了么?你不是刚和纳德出外勤去了,一桩凶杀案?”

    穿着毛衣的白人警探内森先迎了上去,问道。

    办公室里的众人都看出了不对劲,齐齐围了过来,而被称为罗尼的警员此时明显顾不得客套了,直接看向斯坦娜,一边嘴皮哆嗦着开口,一边将手里拽得紧紧的一张照片递了过来。

    “早~早上我们接到报案,郁金香街十八号一栋老房子里有浓郁的血腥味和恶臭,疑似发生了凶杀案,我和纳德赶过去查看现场,可是进去之后我们看~看见了这些……”

    “我觉得,这种案子,应该归~归属于你们。”

    “嗡”

    听着他的描述,众人齐齐看向那张已经被他捏皱了的照片。

    然后,“嘶~”的一声声,从众人的口中发出,所有人都忍不住屏住呼吸,瞳孔剧烈一缩,就连那位明显有很多经历,目光透彻、睿智的老警探吉迪恩,此时也不由眉头一皱,露出惊骇之色。

    就算是法医妹子瑞妮,看过之后也露出了震撼表情。

    显然,他们从未看过那样的景象。

    唐奇离得不远,看了一眼之后,同样皱起眉头。

    那照片里面,是一栋老房子的内景,拍摄照片的人要么是一位老人家,要么便是因为过度恐惧,手抖得厉害,导致画面有些模糊,不过所有看过照片的人想必都能理解拍摄者的心情。

    逼仄的客厅、狭窄的楼梯,依稀能看出数十年前风格的装饰,都没有什么问题,让众人陷入惊骇的,是这些东西之上覆盖的东西。

    血!

    不管是楼梯、墙壁,或是地板,乃至于天花板上的吊灯,入目所及,几乎全部被黏糊糊的血所覆盖,依稀可见血里面的碎肉、卷曲的毛发、破碎的牙齿、脏器碎片……甚至是一两根脚指头。

    当众人注视这可怕的景象时,一股股阴冷的气息,如同缓缓蠕动的头发丝,朝着他们纠缠过来,冰凉、颤抖,下意识的反应,出现在了众人的身上,让他们拼命想要挪开目光。

    可诡异的是,这竟然需要很强的意志力。

    仅仅只是看一眼照片,就这样了?

    也怪不得从现场归来的罗尼,会恐惧成这般模样。

    这大概,不,这就是地狱里面的场景吧?

    众人,全都陷入沉默。

    “我们走,立刻。”

    斯坦娜充满锋锐的话忽然响起,她径直从黑人警员手中将那照片抽走,同时开始收拾装备,将插着酒红犀牛的枪套别好,警徽塞进口袋,穿好风衣,便要出门。

    同样负责外勤的内森和那位头发微卷的黑人哈维尔警探,也从惊骇中醒来,手忙脚乱的跟上。而吉迪恩老头,则去联系现场鉴证小组了,法医妹子也在其中。

    不过在他们之前,唐奇的身影已经与斯坦娜并行了。

    “唐奇,这是第一天上任,而且这个案子也还没有确认属于你的咨询范畴,你不用来的。”

    唐奇有些意外,斯坦娜居然阻止他跟去。

    看了一眼斯坦娜脸上残留着的惊骇之色,唐奇淡淡笑了,充满书卷味道的笑容,很快便冲散了斯坦娜心头的紧张,他用手指抬了抬镜框,道:“你不惜造假聘书也要把我请来,不就为了现在么。”

    “走吧,我很期待,这次能得到什么战利品。”

    唐奇说完,又将那照片从斯坦娜手里拿过来,慢悠悠的走出警局,坐上警车。

    这一次,他选的是后座。

    “有趣的气息!”

    唐奇看着手中照片中的景象,默默道。

    虽然他的能力无法通过照片来洞察真相,不过照片中,的确出现了让他感兴趣的东西。

    就在那个逼仄客厅的中央处,原本摆放案几的地方被挪空了,尽管血液与碎肉覆盖了大半,但稀少的空隙处,唐奇还是看到了一些奇异的符号,烧光的蜡烛,以及一把沾血的匕首。

    这些痕迹,都在揭示着客厅中曾发生过的一件事。

    仪式,有人在那里发起过一次负面的、邪恶的仪式。

    只是不知道,是知道效果故意为之,还是单纯的作死,没想到作死成功了。

    案发现场郁金香街十八号,处于中城区的边缘地带,是那种繁华背后的衰落,在这些街道居住的人,属于那种经济条件比布朗克区居民好很多,但却还无法过上体面生活,却拼命往中城区挤的人群。

    警车没有鸣笛,只是安静的开了一段路,很快便在穿过了繁华大道,进入了郁金香街。

    这里,并没有郁金香。

    只有一栋栋老旧的房子,掉光叶子的弯曲大树,因为无人打扫,显得有些萧索。

    不知道是气氛烘托,还是心理作用。

    当唐奇一行人,下了警车,走向那已经拉起了警戒线的房子时,空气忽然变得阴冷起来,仿佛有着无形的阴风,正在一点一点,穿透血肉,刮擦起几人的骨头。

    “怎么忽然变冷了?有种不妙的预感啊,早知道我应该听奶奶的话,戴上那一枚护身符?”

    正在一个人嘀嘀咕咕的,是笑起来满口大白牙的哈维尔,不过现在他有点笑不出来,所以也看不到大白牙。

    旁边的内森干笑了一下要打岔一下,谁知道一直守在警戒线之前的几个警探,齐齐走了上来,为首的也是一个黑胖子,大概就是那位维德警探。

    显然之前就收到了电话,看到众人前来,快速迎了上来,看他满脸的惨白之色,哭丧着一张脸道:“你~你们终于来了,这里就交给你们了,我~我走了。”

    说完,便转身要召唤下属们离开。

    可就是在这个当口,他忽然脸色一变,猛地问道:“杰姆斯呢?他不会是去……?”

    “唰~”

    听见他的问话,几个属下几乎是同时看向那栋被封锁起来的老屋子。

    也就是这一刻,一道凄厉无比的惨叫,猛地从房子里面发出。( 秘巫之主 /9_977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