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秘巫之主 > 正文卷 第八十七章 黑蛇巫大祭司
    听到了某一个很关键的字眼,但唐奇没有打断麦考利,而是压制住了悸动,以平静的姿态让麦考利讲完了所有他听到的信息对话。

    在那字眼之后,同样有许多信息非常有用,落入唐奇的耳中,就如同是一颗颗珍珠在虚无中不断弹起,最终被一根无形的线串联了起来,一些以往思索不得答案的疑惑,渐渐有豁然开朗之感。

    他的眼眸内,也隐隐泛起了从未有过的震惊之色。

    似乎,他无意间窥视到了一个大秘密。

    十几分钟之后,麦考利停下了,而后有些忐忑、紧张的看着唐奇,他已经将他获得的信息、对话,几乎都复述了出来,只是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完成的很好。

    不过很快,他便得到了答案。

    “出色的记忆力,任务完成的很好。”

    唐奇微微抬起头,称赞了麦考利一句,而后从怀中取出了一个钱袋,微微晃动了一下,里面立刻传来让人无比心动的声音,如果是一位狡诈、出色的商人,此时就能分辨出来,那里面都是金币。

    唯有神恩,才能发出这般悦耳的声响。

    威勒和纳尔,听起来则让人烦躁。

    这是梅瑟市商人们,对于金币、银币、铜币三种东西的评价。

    麦考利只是一个少年乞丐,他当然没有这么丰富的经验。

    不过不管是哪一种,金钱对于他来说,都是最高福音。

    虽然很想将那钱袋拿到手中,想着取出里面的钱,去购买最好吃的热狗,去买一件新衣服,或许还能去一趟红莺街,彻底终结我的处男之身……许多念头在麦考利脑海闪过。

    不过他还是克制住自己,竭力让自己显得平静一些。

    就如同白天时,他其实很聪明,知道应该在“大人物”面前,展现出自己的价值。

    而这一刻,他的确做到了。

    唐奇淡淡一笑,将钱袋递给了他,同时吐出一句让麦考利差点开心的昏厥过去的话来。

    “这些神恩,就是你的报酬。”

    看着麦考利仿佛用着全身力气在抱着那个钱袋,唐奇没有露出任何嘲笑之色,只是淡淡点了点头,而后转身朝着巷子另一端走去,不过就在他身影即将没入黑暗中之前。

    一段话,幽幽飘进了麦考利的耳朵里面。

    “你可以用这些神恩过上正常人的生活,至少不会再饿肚子了,买得起面包,也买得起肉,甚至可以租下一间小小的屋子,做一些养活自己的小生意……”

    “或者,用来收下几个与你有着相同志向的小乞丐,在合适的时候,可能会在我这里找到价值更高的工作。”

    话音落下时,唐奇的身影缓缓没入黑暗,消失不见。

    原处,麦考利整个人陷入怔愣,他的双手依旧紧紧抱着那个钱袋,只是一双透着机灵的眼睛,目光闪烁不定,似乎有无数念头浮现出来。

    虽然是一个没读过书的小乞丐,但他可以以残疾人的身体,在街头混迹到这么大,足以说明他也有一些不凡之处。

    比如,决断力。

    过了几秒,或者更久,他的身体忽然松懈下来,一口浑浊的气息长长吐出来,眼睛里面再没有一丝一毫的迷茫,似乎已经做了某种决断。

    不过很快他又意识到了自己如今所处的大区,一个激灵,原本打算将钱袋放入怀中,很快改了主意,直接塞进了“不可描述”的区域,然后一瘸一拐的回转警局所在街道。

    靠近荆棘校区的街道,头顶是昏黄的路灯,唐奇不急不缓的朝着自家走去。

    脑海中,却是各种念头泛起。

    大多数,都是震惊的那种。

    麦考利转述的,哈瑞娅姐妹的对话,其中的大部分都是废话,但有一部分,对于唐奇却是至关重要。

    暂时没有萨姆拉的家族,加上老摩根的失踪,似乎对于阿布的临时执掌有些不满,或者说是她们姐妹两不满,她们对于阿布不努力找寻老摩根,而是去收集什么“藏宝图”,什么“忏悔者的所有战役”之类的信息,很不满。

    她们也不相信那什么“荆棘高中对于黑蛇巫教有着针对性的压制”、“黑蛇巫教当年离开撒哈大陆的大祭司没死而是被忏悔者镇压”、“一同被镇压的还有当年南方联军的其他强者”……这些信息,在没有巫术天赋的哈瑞娅姐妹看来,都是借口而已。

    她们认为是阿布畏惧那个贵族高中的势力,不敢进去把那个高中生,也就是老摩根的前小主人抓出来问个清楚。

    每一道信息,落入唐奇的耳中,都不亚于是一道惊雷。

    唐奇自己也没有想到,只是随意的一个举动,一个小小的闲子,居然可以挖出这么大的秘密。

    从老摩根的日记中,唐奇知道已经被制成傀儡的福斯卡的独子阿布,是一个天赋出众、野心勃勃的黑蛇男巫,只是唐奇没想到,这位看起来瘦弱、丑陋的男巫在失去萨姆拉和老摩根的束缚之后,竟然独立挖掘出了一个掩埋于历史中的真相。

    顺着那些信息,唐奇脑海中,一个个猜测涌出来。

    “忏悔者马丁·西姆斯老年时,正好遇上联邦南北大战,因为好友的邀请,他加入了北方联军,与南方那些奴隶庄园主率领的大军对战,双方皆拥有强大的超凡力量。”

    “只是北方偏向正义阵营,而南方的联军则是一个大杂烩,任何人只要有超凡之力就能加入,就能从富有的庄园主手里得到丰厚的报酬,其中就有一位来自撒哈大陆的黑人,他的身份其实是黑蛇巫教的大祭司。”

    “或者,那位大祭司从一开始就是奴隶吧,在黑暗年代,总是有许多无法解释的事情发生。”

    “战争的最终结果是北方联军获胜,而南方联军中的一些疯狂的,邪恶的,又无法轻易杀死的强者,则被忏悔者阁下镇压在了某一处,也就是如今的荆棘校区中。”

    “阿布收集藏宝图,可能是想营救大祭司,从而获得更加强大的传承?”

    这些念头,是关于阿布那些行动的猜测,合理解释了阿布为什么没有带着家族找上门来,或许是侦测到老摩根的灵魂还存在,所以暂时没有那么着急,而是想着不要“打草惊蛇”,以图谋更多。

    同时也解释了一些小疑惑,萨姆拉、老摩根这样的黑巫,狗面人这样的邪恶生物,在荆棘校区都遭遇压制,其他怪异甚至都不敢靠近校区。

    可为什么,儒艮海妖却可以在校区内剥皮杀人?

    这显然关联到了一些阵营秘密,忏悔者阁下早已死去,在校区内残留的只是他的力量,不会有什么自主意识,所以只会本能的侦测、判断邪恶。

    儒艮海妖,或者说整个海妖一族,在忏悔者阁下眼中,都不算邪恶阵营?

    看来传言中,忏悔者阁下的伙伴中有一些超凡妖物是真的,这大概也是他不为光明教会所尊重的原因之一。

    ……

    唐奇脑海中更多思绪还在不断的发散出来,他掌握的信息,未必要比阿布多,但是有一些,却绝对更加关键,也更加隐秘。

    比如每一张藏宝图,都有……编号。( 秘巫之主 /9_977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