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秘巫之主 > 正文卷 第二百八十二章 水管工大战金发尤物
    “来了!”

    阴影之内,唐奇忽然看向陈列室一侧的走廊,两道似乎喝醉了,互相纠缠在一起的人影,跌跌撞撞又非常急迫般朝着陈列室而来。

    看起来,是两个高中生。

    二人身上都有着浓郁的酒味,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棕发青年,穿着温斯顿高中的校服,另外一位同样穿着校服,但完全无法遮掩住那极好的身材,姣好的一张脸,金发红唇,诱惑力十足。

    他们黏糊糊的腻在一起,一边疯狂接吻,一边互相脱着对方的衣服,然后朝着陈列室内而去。

    这情形,大概是要在里面媾和一回。

    但下一刻,他们的行动被阻止了。

    一道魁梧的身影,突兀出现在陈列室门口,这是一个老头,穿着脏兮兮的水管工服饰,手里还拎着一根管钳,用冰冷的目光看着一对年轻的“狗男女”。

    而后,他冷淡开口道:“今天的参观人数到上限了,你们,不能进去。”

    “尤其是你!”

    水管工的目光最后全部落在金发尤物身上,补充了一句道。

    前一秒还想认怂的棕发青年,在看到水管工盯着自己今晚的“福利”之后,雄性那种捍卫交配权的本能激发出来,转身就推了水管工一把,同时怒喝道:“老家伙,管好你的眼睛。”

    被推了一把的水管工丝毫没有生气,依旧盯着金发尤物,说着让棕发青年完全听不懂的话。

    “这里,我先来的,按照规则,你应该再等一些时间。”

    “规则?那是什么?”

    金发尤物终于开口,带着让人蠢蠢欲动的磁性,她还故意冲着水管工抛了一道媚眼,这彻底惹毛了棕发青年,他毫不犹豫便挥拳打向水管工,完全不知道此时是什么状况。

    普通人,突兀对一个超凡者出手,下场通常都不会好。

    不过这次,青年很幸运。

    “嘭”

    一声闷响中,棕发青年的身躯瘫软下来,剧烈的痛疼让他痛快的昏厥过去。

    昏迷之前,最后一道念头是“看来我的处男之身要维持到毕业了”。

    不过此时昏厥对于他来说也是个好事,至少不用马上看见他刚刚还在狂吻的尤物,忽然来一个大变身。

    “老家伙,不管里面有什么好东西,都得让我先挑。”

    “撕拉”

    伴随着一声爆响,金发尤物身上本就单薄的校服爆碎,但显露出的却不是想象当中的美好肉体,而是一圈圈鼓出来的肌肉,黑色的硬毛一同爆出来,狂暴的力量之感肆无忌惮的释放着。

    转瞬间,水管工面前就出现了一位黑色的母猩猩。

    诡异的是,她的声音未曾变化。

    在强烈的反差中,她如同一辆坦克般,朝着水管工碾压冲锋,好好的走廊,顷刻间就被硬生生犁出一条路径。

    忽然被笼罩进去,水管工面上丝毫惧色都没有,随手用管钳敲了一下墙壁,他的身躯“嗡”的一下消失在原地,无缝衔接出现在如今的“黑毛尤物”身后。

    没有偷袭,而是自背后拎出一小桶油漆样的东西,往地上一倒,顿时看起来非常环保的绿色粘稠物,好似有生命一般,快速将整个走廊覆盖。

    一个特殊战场,直接成型。

    终于没了顾忌的水管工冷哼一声,拎着管钳就上了。

    二人,开始近身肉搏。

    那金发尤物毫无是力量型,无脑莽的那种,而水管工却是技巧路子。

    以唐奇的眼光,也觉得水管工的搏击技巧很不错。

    如果尤物没有别的手段,这一场战斗的结果已然注定。

    “反差有些大啊,而且水管工大战金发尤物,这发展听起来很不对劲。”

    唐奇带着莎莉,一边观战一边吐槽。

    此时他眼底,双方的特殊画面都已生成。

    “超凡生物:山魔女,曾经普通的女高中生,因为机缘巧合获得了【山中魔怪】的力量,她变得肆无忌惮,且开始尽情释放天性……”

    “超凡生物:地下巫师,一种极特殊的巫师流派,除了各种稀奇古怪的巫术之外,还喜欢肉搏,比如用管钳暴揍对方……”

    看过碎片,唐奇觉得自己又开了一点眼界。

    没想到除了自己,还有其他的巫师喜欢肉搏战斗。

    同时他也有些好奇,这位女高中生,是用什么方式获得“山中魔怪”力量的?

    当然,好奇归好奇,唐奇此时没有丝毫插手的欲望。

    甚至于,那特殊战场以及陈列室,唐奇都不打算靠近了。

    因为这两个家伙的大战,这里毫无疑问将吸引来一些目光。

    此时的温斯顿镇,不知隐藏了多少个超凡者。

    有热闹看,想必都不会错过。

    唐奇不打算久留下去,不过在离去之前,该做的事还是要做。

    “莎莉,用言灵咒配合我一下。”

    ……

    走廊内,两道身影缠斗着。

    金发尤物虽然得到了“山中魔怪”的力量,但她只是粗暴的使用,没有针对性的开发,力大无穷,但显然不是水管工的对手,眼看着她即将落败。

    那一根顶端似乎还沾着屎尿之类脏污的管钳,下一秒便朝着她的脸砸过来。

    “不能打我的脸!”

    她嘶吼着的同时,体内猛地涌出一股强大力量,驱使着她快速探出一双手,竟然在瞬间,第一次感受到了实体,她那一双巨大的手掌将可怜的老水管工给抓住了。

    一抹狞笑,在她嘴角勾起。

    下一秒,让人不忍直视的一幕发生。

    黑毛母猩猩抓着水管工便往旁边陈列室的门户砸去。

    “嘭”

    “嘭嘭嘭”

    一声,接着一声。

    本该有着惊人防御力的绿色油漆,硬生生被砸开了,陈列室的门户,连同小半边墙壁一同被砸碎。

    嗡!

    内里的一应陈列物,全部显露了出来。

    不过此时应该无人关心它们,因为很快水管工便逆袭了。

    哧溜一声挣脱母猩猩的大手,一头白发乱糟糟的,好脾气终于被惹毛,脚步一动,化作幻影出现在母猩猩身前,手中的管钳如同暴风雨一般,开始“嘭嘭嘭”落在母猩猩的脸上。

    每一下,都对着她的脸。

    同时,水管工的嘴里还在念叨着:“就打你的脸,我就打你的脸。”

    “好可怜!”

    阴影内,唐奇发表了一下同情的意见。

    然后,他的眼底,幽光涌动起来。( 秘巫之主 /9_977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