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唐王驾到 > 正文卷 第三章 张家起源
    “张真源元帅虽然高寿,可前年也仙逝了。”林曼青遗憾地说道。

    李越并无意外。

    他见证了每一位宝卷守护者的成长、崛起、主宰风云,却又在下一次苏醒时,听闻他们的死讯。

    这样的事情,李越已经历了许多次。

    幸好不用再经历。

    “不过,只要张宣然张老还在,张家依旧是京城第一世家。”林曼青喃喃,似乎陷入某段往事的回忆。

    “张宣然?”李越心中一动。

    对于张家成为第一世家,李越乐见其成。

    毕竟张家也算是他一手打造的,拥有他从大唐带来的诸多传承,自当傲立华国之巅。

    张家除了张真源,就只有张真源的幼子张宣然知道李越的存在。

    这小子刚出生病殃殃的,都以为活不长。

    还是张真源向李越求得一剂古方,才保住性命,后来却皮得像个小猴。

    从张宣然四岁起,李越亲口传他内息之法。

    这样的待遇,连张真源都没有。

    即便在唐朝,李越也只收过一个记名弟子。

    张宣然能成为李越半个记名弟子,可谓是因祸得福。

    按理说,宝卷应当由张宣然继续守护才是。

    怎会落到眼前这个女子手中?

    “张宣然,他今年多少岁了?”李越问道。

    林曼青还沉浸在回忆中,下意识答道:“张老快九十了。不过依旧身体强健,宛如年轻人。”

    快九十岁了?

    自己上一次沉睡时,张宣然未满十岁。

    也就是说,自己这一次睡了八十多年。

    李越推算出了当前的年代,已经进入了二十一世纪。

    世间一系列剧变,恰好是在他最后一次沉睡期间发生的。

    他抬起头:“转告张家,我会去看望张宣然。

    说完,李越抓起洞天宝卷下了车。

    他在宝卷里憋了一千多年,见证了各个时代的人文、美食、发明创新。

    尤其是上一次苏醒时,数不清的新奇事物层出不穷,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亲自体验了。

    “我和张家……”林曼青陡然反应过来,飞快下车,拦住李越:“把画给我。”

    李越淡淡道:“你不配拥有它。张宣然问起,就说我的意思。”

    林曼青动人的脸蛋变得冰俏:“这画是我买的,和张老有什么关系?快还给我。”

    “你买的?不是张宣然传给你的?”李越微皱眉头。

    他凝视起女子:“你怎么证明?”

    “我凭什么要向你证明?”林曼青说完就想抢回画卷。

    她力气没李越大,又担心弄坏画卷,半晌无奈道:“这画是我在云水老街影视城的地摊上买到的。你喜欢自己去买呀。”

    “地摊?”

    李越又一怔,眼神瞬间变冷。

    他看得出这个二十一世纪的女子没有说谎。

    大唐第一神物洞天宝卷,竟然沦落到了小摊贩手中?

    一千多年前,他无奈之下将自己封印进洞天宝卷前,已安排了下属,以家族形式延续,轮流守护洞天宝卷。

    洞天宝卷是上古宝物,来历成谜。

    李越为了防止自己的神智被洞天宝卷侵吞,便将巫道至宝“蜃烛香”的采炼之法,传授给了下属。

    一千多年间,这些家族有起有落,可始终守护着洞天宝卷。

    在李越苏醒时,总会及时供奉上蜃烛香。

    蜃烛香,在巫道传说中有醒神的功效,据说还能唤醒前世的记忆。

    李越体恤下属后人,不吝恩赐。

    到了张真源时,李越对他和张家的优待程度远超前人。

    一路指点,让张真源平步青云,成为开国元勋,建立世家。

    对于张宣然,李越更是有起死回生、再造之恩,如师如父。

    除了蜃烛香和唐朝武技外,李越还让张家成为他一处宝库的守护者,允许张家从中抽取三分之一的财富。

    一半用来行善为他积福,另一半用作张家未来发展。

    他曾想过,万一自己能脱困,有一个忠心耿耿的强大家族作为后盾,无论在后世修行,还是做其他事,都会更加得心应手。

    如果无法脱困,他那些价值连城的宝库留着也没什么用。

    可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张家回报他的,竟然是放弃守护洞天宝卷,任凭宝卷流落到一个小摊贩手中!

    李越心中一片冰冷。

    幸亏他破解封印,离开了宝卷。

    否则没有蜃烛香,他苏醒后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神智被宝卷吞没,灰飞烟灭,永不超生。

    张宣然和张家,居然如此忘恩负义。

    “二毛,我既然能给你们张家一切,就能全部收回。”李越低喃道。

    “喂,你怎么说话呢?”林曼青皱眉:“到底哪个编剧写的无脑台词?一个真人秀节目非要和张家扯上什么关系?”

    “张家很得民心?”李越隐隐察觉出来。

    “这都不知道,你还是不是华国人?”

    林曼青鄙夷地看了眼李越:“如今虽是和平年代,可张家也不忘济世行善,以张真源元帅的名义捐建了许多学校、医院、天恩所,是全民楷模!你再乱说台词,小心明天就被网友人肉!被各个媒体封杀!被民众的口水淹死!”

    “封杀?这个词倒是不错。”李越轻轻呼吸了口新鲜空气道。

    他最无法容忍的,就是背叛。

    但愿张家若只是意外弄丢了洞天宝卷。

    他念在旧情,还能从轻发落。

    “让你乱说。这下怕了吧。”林曼青摇头。

    “张家若真犯了大错,本王不介意将张家封杀。”李越淡淡道。

    “你……我有一个大写的‘服’字要送给你!”

    林曼青一脸难以置信,连做了两次深呼吸。

    深紫色的防水面料紧身衣下饱满的胸部波澜起伏,景致壮丽,美不胜收。

    李越目光飘落林曼青正在揉着的受伤手指。

    “是你刚才把血滴进了画卷?”李越突然问道。

    没等林曼青开口。

    从两人身后的密林中,传来一声冷笑。

    一名四十岁上下,太阳穴鼓胀的高壮男子走了出来。

    此人身着黑衣,面容古朴,眼神漠然,透着一股长期居高临下、断人生死的冷酷。

    他先瞥了眼李越。

    确定古装少年没有丝毫威胁后,他转向林曼青。( 唐王驾到 /9_978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