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唐王驾到 > 正文卷 第十七章 诛鬼灭神,真正的无法拳!
    三头六臂的獠牙青魔被李越一拳纯阳真气彻底轰碎。

    在晨风中飘散无影!

    半空中那三枚连成一股黑线的铜钱剧烈颤抖。

    没等它们逃跑,李越拳劲呼啸而至,将三枚铜钱碾成粉碎。

    李越的拳劲并未就此停止。

    在连续轰散獠牙青魔和三枚铜钱后,拳劲依旧稳固,裹挟一股纯阳真气,直捣贾道人而去。

    换成一千多年前,同样十六岁、刀尉境小成的李越,尚无法做到将一股真气劲力延续到三拨。

    一千多年后,李越的功力虽然倒退回十六岁时,可无论经验还是技巧,都处于巅峰状态。

    李越单纯凭借真气本身,并没有承载武技。

    同样的一拳,威力却已更胜从前。

    嘭!

    贾道人虽已做好防御,可还是被李越这连贯一拳隔空打飞,撞断了一株大树后,口喷鲜血,倒地不起。

    张盛凯呆若木鸡。

    他实在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一名十六七岁暗劲武者,竟然一招秒杀了排名第六位的二级异人。

    而且还是二级异人中成名已久的道家高手!

    直到李越走到近前,张盛凯才回过神,却发现汗水已将后背浸湿。

    “你……你别过来!我可是张家的子弟!你是想要得罪张家吗?”张盛凯色厉内荏道。

    “张家?”李越看向张盛凯:“跪下。”

    “休想……”

    张盛凯口中抗拒,可身体却在一股无形重力的压迫下,不受控制地往下跪去。

    他的小臂处浮起一个圆形的印记,和武者余扬的印记有些像,只不过余扬那个是半圆形的。

    “不!不要!”

    张盛凯脸色涨得通红,青筋浮现,拼命抵抗着身体向下的趋势。

    可最终,他还是没能成功,对着李越双膝跪下,整个身体都被压趴在泥草地里。

    他扭着头,一边面颊完全被“摁”在泥地中,眼中露出浓浓的屈辱与悲愤。

    [来自张盛凯的恶意+70,恶意值158]

    “看来,你是修炼过完整的《无法拳》。”李越说道。

    张盛凯猛地一怔:“你怎么知道?”

    虽说现如今武道式微,可《无法拳》因其有别于其它武技的特殊性,仍是许多张家子弟以及核心客卿必修的拳法。

    但也仅限于张家内部,外人极少知道。

    李越微微摇头:“你在《无法拳》上的造诣,远超过你正在修炼的不入流道法。却中途放弃,实在可惜。”

    《无法拳》是李越所创,《无法拳》的修炼者,体内会形成独特的内息运行路线。

    在发功时,小臂处会浮现出一个圆形的印记,而只修炼半部《无法拳》者则会生成半圆形的印记。

    “有何可惜?区区武道,不登大雅之堂!只可惜我没有早点修道!”张盛凯冷沉的声音从喉咙里挤出。

    李越懒得和一个张家后辈计较。

    他侧过身:“想办法通知张宣然,就说我回来了。”

    张盛凯只觉全身一轻,那股威压如山的重力消失不见,下意识问道:“你要放过我?”

    李越眼中闪过一丝古怪。

    放过他?

    这小子对自己如此冒犯,还指望自己会放过他?

    是否太过幼稚了。

    见李越不说话,张盛凯低着头,嘴角渐渐浮起一丝轻蔑的冷笑。

    他只当眼前异常强悍的少年武者也是畏惧了张家的名头。

    “多谢。我会记住阁下的大恩大德……”张盛凯看似恭敬道。

    说话间,他的眼底闪过阴狠之色,从怀中掏出一物。

    [张盛凯的恶意+40,恶意值:198]

    在张盛凯的恶意值变化之前,李越便已心生感应。

    他回过身,就见到张盛凯手持一枚道符对准他,双眼通红,口中默念着什么。

    李越目光一滞:“这是……”

    张盛凯嘴角高扬,露出浓浓的嘲讽与得意:“我们张家的诛鬼灭神符,你一区区武者不知道也正常。可惜,谁让你这么大意,我张盛凯,岂是你能羞辱的?”

    “这就是张家的鬼神符?张家屹立不倒的三大法宝之一!咳咳……”

    脸色苍白的贾道人倚靠着断树,强撑一口气,略显复杂地盯着张盛凯手中的道符。

    张家以武道起家,却不像别的武道世家被时代洪流淘汰。

    这其中,鬼神符可谓立下了汗马功劳。

    即便在如今的华国异人圈中,鬼神符也是鼎鼎大名的顶尖宝物。

    据说最高级的鬼神符,能够镇压六级甚至七级异人,即便是普通的鬼神符,也能稳稳压制住三级异人。

    张家子弟行走华国,无论是不是异人,只凭怀中的一道鬼神符,便能成为任何一座都市异人圈中的座上宾。

    “咳咳……面对鬼神符,就算是武道宗师,三级异人水准,也毫无希望。”

    贾道人转望李越,眼中充满复杂。

    这少年能轻松击败自己,说明已经是三级武道宗师!

    什么时候武道界中冒出了这么一个年轻强悍的化劲宗师?

    张盛凯看向对面一脸凝肃的少年,笑得愈发张狂。

    “现在知道怕了?晚了!就凭你也敢和我抢林曼青?哈哈哈,等你死后,我会把你眼珠子挖出来,在我玩弄林曼青时,放在一旁!”

    李越轻轻皱眉,并未说话。

    “但凡敢羞辱我张家者,死!”

    张盛凯眼中迸射杀机,对准李越祭放出道符。

    孩童巴掌大小的道符横空出世,周身散发出万道金光,裹挟无边气势,碾压向李越!

    贾道人隔着二十多米,却还是觉得耳边嗡嗡作响,眼前浮起阵阵幻觉,宛如山河粉碎,大地平沉,整个世界都在坠落!

    贾道人猛咬舌尖,恢复清醒,眼中流露出敬畏之色:“这枚鬼神符,恐怕连三级高位异人也抵挡不住吧……诛鬼灭神,果然是道法无边,难怪张家只凭这道符就稳坐华国三甲。”

    转眼间,天旋地转,鬼神符释放出的无边金光已将少年淹没。

    就在张盛凯和贾道人都以为大局已定再无悬念时,李越动了。

    依旧只是一拳。

    贾道人依稀觉得这一拳有些眼熟。

    张盛凯心头却突然狂跳起来,这一拳的招式,不就是《无法拳》吗?

    只不过比他们平时所练的《无法拳》更加简单、朴实,隐隐透着一丝返璞归真的气息。

    嗡!

    半空中,李越的拳头前的,浮现出了一圈越野车备胎大小的青灰色圆形印记。

    和张盛凯手臂上的一模一样,只是放大了数十倍。

    青灰色的圆轮悬空而转。

    下一刹那。

    一只魔怪般的黛青色巨手,从圆轮中央钻出,握紧成一只巨拳,一拳击中道符。

    万道金光仿佛遇上火焰的飞雪,迅速融化、蒸发,化为乌有。

    鬼神符在半空中的黛青色巨拳下四分五裂,“啪”的一声跌落在地,陨若尘埃。

    密林间只剩晨风流转的声音。

    安静得如同死寂的墓地。

    “这才是真正的《无法拳》。”

    李越淡然道。

    他那年于画中自创《无法拳》,传给张真源父子。无法拳属于中级武技,张家子弟虽能使用,可却发挥不出真正的威力。

    可一旦经过真气承载、加成、释放,它将会呈现出犹如道法秘术一般的绚烂画面,威力也会爆增。

    张盛凯呆若木鸡,见到少年向自己看来,他忍不住颤抖起来,双腿一软,二话不说跪倒在地。

    “你知道我是谁?”李越问道。

    张盛凯一个劲摇头,整个身体完全匍匐在泥地中,满脸卑微地哀求道:“我错了,只要阁下放过我,我保证张家不会追究。”

    李越注视着张盛凯,眼中没有一丝情绪的变化:“张宣然就没教导过你们,有些错一旦犯了,便无法挽回。”

    张盛凯骇然抬头看向李越。

    李越手指成开弓状,对准张盛凯下身,弹出一道真气。

    哔!

    张盛凯发出一声惨叫,痛苦地蜷缩起来,死死抱着崩裂的下体,疼得在地上直打滚。

    这个歹毒的少年,是要绝他的后啊!

    “你不该说那些的。”李越淡淡道。

    “你……你竟敢……你一定会受到张家百倍千倍的报复……”张盛凯的咒骂声中透着一丝绝望。

    [来自张盛凯的恶意+110,恶意值308]

    报复!他要报复!

    不管付出再大代价,哪怕耗尽他在张家一切资源,他也一定要毁了这个少年武者!

    “我适才一直在想,当初只给你们张家留下了无法拳和聂影步,并没有留下鬼神符。”

    李越说话间,眉头逐渐舒展:“现在终于想起来,我把鬼神符的炼制法门,留在了你们张家替我守护的宝库里。”

    适才他见张盛凯取出鬼神符,面色凝肃,却是在回想往事。

    满地打滚的张盛凯停止住咒骂。

    他眼中的痛苦仇恨被震惊取代,露出浓浓的不可思议:“你、你……你刚才说什么?”

    李越已经转过身。

    “张真源供奉的蜃烛香太差,八十多年前一些小事,如今倒也记不太清了。”

    “不过无法拳,确实可破鬼神符。”

    李越低语的声音飘来。

    此时的张盛凯就和之前的余扬一样,浑身颤抖,面无人色,一副见了鬼的模样。( 唐王驾到 /9_978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