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唐王驾到 > 正文卷 第十九章 新的起点,从寻找一间当铺开始
    随着京陵市这十几年经济高速发展,市中心向西偏移,原来的东区市中心逐渐沦为老城区。

    逼仄的街道和冗长的古巷交替穿插。

    梧桐苍柏,日落暮沉,整个城区都笼罩在一片青灰色里。

    李越来到老城区时,已是两天后的傍晚。

    小灵种还在沉睡,怎么唤也唤不醒。

    这两天里,李越去到城市许多地方。

    他感受了人们异样的目光。

    也见识了无数前所未有的新奇事物。

    可却一直没有发现他想要寻找到的鬼怪踪迹。

    看来从八十多年前开始,系统宿主们和世俗掌权者就已经着手对裂变现象进行掩盖。

    并且逐步整理出一套完善的机制和体系,在世俗和暗界之间,建立了一座牢固的壁垒。

    以至于灵气与鬼怪的复苏,系统与异人的诞生,都没能在普通人的世界中留下太多痕迹。

    不过李越知道,这是因为裂变一直在积蓄之中,尚未真正开始爆发。

    等它爆发那日,再想要进行掩盖,除非,能进行一次全国范围的记忆大清洗。

    就像他在唐朝时做的那样。

    此时,在李越前方不远处,是一排沿街商铺。

    街面上几乎没什么人,各家商铺也是门可罗雀。

    拐角处那间商铺占地虽然不大,相比较而言,却是最有生气的。

    “在这里。”

    李越看了眼商铺门牌上“當”字,大步走去。

    两天来,他徒步穿越大半座城市,一直在寻找这样的当铺。

    “新鲜出炉的烧饼哦,小伙子,来两个吗?”

    不远处,有个流动烧饼摊子,穿着朴素的老太太向李越招呼道。

    看到李越一身古人的打扮,老太太眼神奇怪。

    李越目光落向烧饼摊,暗自咽了口口水。

    大唐时候,主食很多,饼类却占据大部分。

    蒸饼、煎饼、胡饼、截饼、烧饼、汤饼等等,种类繁多。

    上至皇亲贵胄,下至庶民百姓,无不喜好,李越也不例外。

    最主要的是,和林曼青分别后到现在他还没进过食。

    看出李越心动,老太太愈发热情。

    “无需。”李越道。

    老太太愣了愣,仿佛明白了什么,笑着抄起两只烧饼,走向李越。

    她的腿有些不好使,走得很慢。

    “送你的,先垫垫饥。卖完这最后一炉,我也收摊了。”老妇人不由分说,把烧饼塞到李越怀里。

    “把钱花光又不好意思和父母要了吧?孩子啊,大人挣钱都不容易,以后少玩点这些稀奇古怪的玩意了。”

    老太太瞅了瞅李越的古装,笑着道。

    她想说的是cosplay,却不会形容。

    李越本想拒绝,目光落向一脸温柔善意的老太太,心中一动,微微点头。

    [来自黎小翠的善意+20,善意值20]

    李越走进当铺。

    当铺里分成两块区域,一块是玻璃窗柜台,另一块是玻璃隔间。

    玻璃窗柜台后,两名伙计噼里啪啦打着计算器。

    透过玻璃窗,能看到一些被典当的物品。

    有电视机、电冰箱、摩托车等现代用品。

    也有一些上了年岁的物件,如旧沪都时代的老式唱片机,里面正放着旧沪都的歌曲。

    而在另一边的透明玻璃隔间中,则摆放着文玩古董。

    此时玻璃隔间中,已有两名客人。

    一男一女,男子年轻高大,身着奢侈名牌,女子青春靓丽,挎着香奈儿包包。

    在他们旁边,发福的中山装男子正做着介绍。

    李越走进当铺时,三人同时转头看来。

    年轻男子表情古怪,微微皱眉。

    年轻女子有些诧异,似乎觉得李越穿着打扮很滑稽,忍不住笑出声。

    胖乎乎的中山装男子扫过李越,眉毛不经意挑起,目光落到李越腰间配饰,眼底闪过一抹精光,很快恢复平淡。

    “两位先看,鄙人招呼一下客人。”中山装男子笑着告罪。

    年轻男子皱了皱眉:“刘老板,这里真的没什么好东西了吗?我对你们店可是闻名已久,可别让我白跑一趟。”

    “一个小小当铺能有什么好东西。二哥你非要大老远跑来这里。”年轻女子埋怨道。

    “你不懂,这里明面上是当铺,实际上却是京陵黑市的……”

    年轻男子没说完,就被中山装男子笑着打断:“齐公子慎言。呵呵,两位先看着,鄙人去去就来。”

    说完,中山装男子推开玻璃门,一瘸一拐地走向李越。

    “这瘸子有毛病吧?明知道我们的身份,不好好巴结,偏偏去招待一个玩cosplay的小子。”年轻女子不悦道。

    年轻男子若有所思道:“这位刘老板,人称笑面狐,也算京陵黑市的达人了,眼睛毒得狠,连奶奶都曾提到过他。”

    “二哥的意思,那个少年不简单?”

    年轻女子隔着玻璃门看了一眼,摇头冷笑:“二哥想多了,一个只吃得起烧饼的穷小子,走投无路才会跑来当铺。”

    当铺大堂,中山装男子笑着迎向李越:“怠慢了,鄙人姓刘,不知你想典当什么?”

    李越看了眼气质略显阴柔的中年胖子,问道:“你这里都能典当什么?”

    “呵呵,家用电器,汽车摩托车,文玩古董,只要值钱的东西,刘某人都收。”刘老板笑呵呵道。

    李越微微点头,朝向玻璃隔间望去。

    见状,刘老板心中冷笑。

    从李越走进当铺后,他就开始暗中观察。

    少年人沉稳的姿态与他的年龄很不相称,显然是故意装出来的冷静。

    进来后,少年人眼中明显透露出好奇,一看就是菜鸟。

    偏偏他腰间系着一枚品相超卓的和田古玉。

    分明是一只送上门挨宰的肥羊。

    刘老板心中迅速作出判断,眼睛微微眯起,好似一只胖狐狸。

    [来自刘建洲的恶意+15,恶意值15]

    李越迟迟没开口。

    刘老板倒也不急,不温不火道:“你能找来我这,也算有缘。我们的信誉度,在整个京陵市乃至江南省都是一等一的,只管收货,不问来历。当然,我们的价钱也是最公道的。”

    “我这玉佩,值多少钱?”李越问道。

    刘老板也没想到少年人这么耐不住性子,心中大喜,却也不露声色。

    “这玉的做工看似精致,可机器打磨的痕迹太明显,质地嘛,不算顶尖,倒也不错。”

    刘老板盘算片刻,神秘兮兮地伸出两根手指:“算你两千。”

    [来自刘建洲的善意+10,善意值10]

    “两千?一辆建仁牌电动车?”

    李越嘴角微翘,似乎在笑。

    这两天里,他横穿了小半个京陵市区。

    一路上,他只凭耳闻目观,已经收集了许多信息。

    繁华的二十一世纪大都市在他心底形成了一个大致的轮廓。

    就比如,通过商场里人们对于价格的谈论,用二十一世纪生活用品的价格,和以往各个年代时进行对比,再依次参照不同的商品。

    短短半个小时,两千多种不同的商品及其价格,在他脑海中记忆、罗列、对比,迅速整合成后世金钱的购买力。

    他这枚来自唐朝的稀世古董玉佩,怎么可能就值两千元?再加五个零也不够。

    然而让李越感到有趣的是,这个长相古怪的当铺老板,明明是在做黑心生意,却偏偏还生出了10分的善意值。

    难不成是在同情怜悯被他坑的客人?( 唐王驾到 /9_978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