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唐王驾到 > 正文卷 第二十五章 一市大佬,一介车夫
    第二十五章一市大佬,一介车夫

    “不可能是武道,难道是传说中的道法?”

    陈晓武低声喃喃。

    他看向李越,之前的冷漠不屑早已烟消云散,此时充满震撼,隐隐透着恭敬。

    以他的层次,已经能够接触到一些普通人看来,匪夷所思,如同神话的存在。

    他也一直知道那一类人物的存在。

    异人……

    [来自陈晓武的善意+15,善意值20]

    李越的声音响起:“为何不可能是武道?当世武者,这一点心气都不剩了吗?”

    这手枪子弹的威力,李越估测,接近唐朝一代战神薛礼少年时的一箭之威。

    所蕴含的杀伤力已经超过了战争年代时张真源缴获的手枪。

    不过仍无法对李越构成实质性的威胁。

    让李越有些惘然的是如今武者在现代暗界中的地位。

    要知道,唐朝时,道家、佛门、儒宗等三教九流虽然高手无数,可哪个不是被朝堂上桀骜不驯的神将境武者们死死压制着?

    李越在幽冥王府为王时,手底下更是驾驭着一大批来自三教九流的奇人异士。

    “什么!这也是武道?”

    陈晓武瞠目结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可很快,他意识到了什么,看向李越,眼神愈发恭敬。

    他隐隐猜出了少年的真实身份。

    这一定就是传说中的化劲宗师了!

    所施展的,是能够媲美异人的宗师绝技!

    这么年轻的化劲宗师,难怪老何这种级别的商界巨头都要竭力拉拢。

    [来自陈晓武的善意+20,善意值40]

    对面的黄毛胖子早已经吓傻了,颤抖着身体,一个劲喃喃:“武道通神,是为宗师。连子弹都不怕,不是宗师是什么。我他妈居然惹上宗师了……”

    余光中,那一大片被切割完的麦田,更是让他面无人色。

    这样的人物,随手摘下一片叶子,都能杀人于无形,速度比子弹还快,威力比子弹更猛。

    武道宗师要想杀人,别说自己这样的一市江湖大哥,就算江南省呼风唤雨手腕通天的江湖龙头老大,也难逃一死啊!

    “不,不是我要开枪的,是你要我开枪的……宗师大人饶命,宗师大人大量,饶我一命!给我小黄毛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冒犯宗师啊!谁知道武道宗师还能是这么年轻的高中生啊……”

    黄毛胖子汗流浃背,哭丧着脸,结结巴巴解释道。

    他双膝跪地,一连磕了十几个响头,额头都破了。

    眼见那名高中生宗师一脸漠然,并无反应,他试探着向后挪动,随后鼓起勇气,猛一咬牙踉跄起身,一头扎进麦田,夺命而逃,连鞋子跑掉了都不顾。

    “这……”

    陈晓武看着被吓得仓皇逃命的黄毛胖子,有些惋惜。

    可宗师不开口,他也不好擅作主张。

    “我陈晓武不但捡回一条命,还能亲眼目睹传说中的宗师绝技,此生已无憾。”

    年轻的京陵市大佬朝向李越躬身一拜,毕恭毕敬:“之前是我不知天高地厚,不知宗师威严,冒犯了宗师,宗师不仅不怪,还救了在下一命。真不知该如何报答。”

    [来自陈晓武的善意+30,善意值70]

    而陈晓武的恶意值是80分,善恶之间,已相差不到十分。

    李越目光从宿主界面收回。

    这个陈晓武,在李越看来缺点很多,然则行事果决,重诺守信,正对了李越的胃口。

    是时候,收取他第一名宿主了。

    “无妨。就没指望一个车夫能懂什么。”

    李越语气平静,张开五指,纯阳真气一放一收,将数米外的手枪吸入掌心,把玩起来。

    见到这一幕,陈晓武心头又是一惊。

    身为武学天才的他,却从未想过,光靠武学能够达到眼前这般类似超能力的地步。

    [来自陈晓武的善意+4,善意值74]

    陈晓武迟疑片刻,再次躬身,文绉绉道:“不知宗师来我京陵市有何贵干?我陈晓武愿效犬马之劳!”

    他虽远比不上宗师,可在京陵市也属于黑白两道通吃的厉害人物。

    这位宗师救下他,想必也存着将他收为己用的心思吧。

    “宗师……”

    李越哂笑,前世唐朝刚刚进入幽冥王府时的他,才算是武道宗师。

    如今他只凭十六岁时的功力,简简单单的用真气承载柳叶,气御飞叶,弹指破空,便让后世武者惊为天人,拜为武道宗师。

    他这一手,唐朝许多刀尉境巅峰,甚至一小部分刀尉境大成武者,都能做出。

    只不过,极少有人能做到他这般轻描淡写,如诗如画。

    更不可能有同境界武者,能做到像他这样,将真气之力延续到三波以上。

    “我的身份,都安排好了?”李越翻看着手枪,随口问道。

    陈晓武怔了怔,茫然点头,旋即有些苦涩道:“宗师放心,我全安排好了。京陵市双语实验高中,三年七班……宗师,就是因为这个才救我?”

    “不然呢?”李越没好气道。

    陈晓武仿佛受到某种打击,心底一沉,可很快调整过来。

    他的语气愈发恭敬:“我虽不才,可也算是京陵市新城区地下老大,京陵黑白两道都能说上些话。我知道宗师可能看不上我们这种人,可难保不会遇到一些不愿亲自出手的琐事。我陈晓武愿替宗师处理。”

    [来自陈晓武的善意+1,善意值75]

    李越意味深长地看了眼陈晓武,不置可否道:“先把衣服给我。然后送我们去学校。”

    我们?

    陈晓武偷眼打量四周。

    除了他和这位少年宗师外,没别人啊?

    陈晓武从车中取出提前准备好的背包,以及两套高中生穿的运动衫,递给李越,心中又是一紧。

    他此时才回想起,这位宗师,年纪比他还要小许多,只是一个十六七岁的高中生。

    陈晓武退到一边,背对着应该是准备换衣服的少年宗师,心中一阵感叹。

    他这十多年江湖生涯刀口舔血搏取的身份与权势,是他最引以为傲的成就。

    可这位高中生宗师,却根本看不上眼。

    在人家眼里,自己只是一介车夫。( 唐王驾到 /9_978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