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唐王驾到 > 正文卷 第二十六章 巫偶分身,李越二号
    李越换上运动服,将王袍和洞天宝卷塞进背包。

    此时,他手中除了另一套运动服外,还有一只拳头大小的木头人。

    木头人的外形样貌惟妙惟肖、匠心独韵,乍一看很普通,仔细看去,像极了李越。

    李越让朱珠君给他安排高中生的身份,以便融入、学习一千多年后的世界。

    可并不代表,他始终需要亲自去学校。

    朱珠君追随李越多年,自然明白李越的意思。

    她托人带给李越两身衣服,一身是给李越自己穿。

    另一身,则是为李越手中的木头人准备。

    月下风起,长草飞扬。

    李越点破手指,挥臂游走,在空气中描画起来。

    他书写着古老的文字,同时口吐咒语,一股仿佛来自上古的沧茫气息从他手下生出。

    下一刻,他指如剑劈,指尖正中木头人眉心。

    宛如星辉的亮光出现在他指尖,吸引着夜幕下全部光影,一股脑地涌入木头人的额头。

    木头人猛然睁开双眼,呵吐口气。

    李越主修的是武道,辅修的,是在唐朝时也神秘至极的巫道。

    巫起源古老,是万法之源,三教九流中都有巫的影子。

    尤其是道家。

    虽然道家宗门从不承认,可道术却是正儿八紧脱胎于巫术。

    李越的巫道修为,如今也退化回了十六岁时,却不如第二阶段的武道,只处于巫道四个阶段中的第一阶段。

    巫术虽然也能被一些特殊的真气承载,可巫道本身就拥有承载巫术的力量,那就是念力。

    李越手中的木头人,正是巫术不传之秘——巫偶。

    当巫偶被李越的念力承载时,神妙程度,不逊于蜃烛香。

    李越能够听见、看见、闻见巫偶所感受到的一切事物,就如同他的一个分身。

    这样的巫偶,他曾有九个,死伤毁灭了六个,遗落一个。

    只剩两个,被他随身携带,与他一起来到了二十一世纪。

    ……

    陈晓武背对着李越,警惕地扫视四周,静候宗师更衣。

    他的伤势并不严重,以他的身体条件和功力修为,简单处理后已无大碍。

    不远处的麦田突然摇晃起来。

    哗啦!

    一大群乌鸦从麦田中钻出,飞跃田野,翻山越岭,扑扇翅翼,竟然直冲向天幕。

    它们在天头追逐尖啸,聚拢成大团乌云。

    随后融化为猩红血光,遮挡住了月华。

    夜空沉沦入漫长的死寂。

    陈晓武瞪大眼睛,心跳加快,有些恍惚,直到耳边传来少年的声音。

    “我们走。”

    陈晓武身体一颤,回过神来。

    月光柔和,夜色空宁,一切平静,哪里有什么乌鸦和血云?

    转过身,陈晓武有些傻眼。

    就见两个长相几乎一模一样的少年走了过来。

    只不过一个神采奕奕,一个显得木楞。

    大变活人?什么情况??

    陈晓武满心疑虑,却不敢多问,躬身拉开车门。

    李越和变大变活了的巫偶,并肩经坐于后排。

    这巫偶,相当于他的分身。

    它所经历的,便是李越经历的,并且还拥有李越两成左右的功力。

    李越在唐朝,最强时,突破过巫道第三阶段的巅峰境。

    那时候他操控巫偶分身,可以连续使用一年不停歇。

    然而以他现在退化回巫道第一阶段的念力,巫偶分身最多只能连续使用五天。

    五天之后,就会重新变回大木偶形态,吸收天地精华,进行补养,否则便会损毁。

    巫偶不但制作代价极高,还需要依仗唐朝的那片巫地。

    至于能否在后世重新洗炼,李越并无把握。

    他从唐朝随身带来的宝物不算太多,每一样都十分珍惜。

    他已经计划好,先用巫偶暂时替代自己去学校。

    等巫偶需要补养了,他再亲自去学校。

    李越之所以迫切地想要去学校学习后世知识,是因为巫道的特殊性。

    与道家的出世观念不同,巫道追寻的在大世之中,寻求真道,也就是入世。

    巫道的力量起源古老,可同时,又遵守时代规则。

    天文地理、三教九流、各类知识……这些都是巫道修行者所必须掌握的。

    李越想在后世重修巫道,就必须领悟二十一世纪的时代规则。

    而无论是重修巫道,还是对巫偶分身进行保养洗炼,都需要依仗一片巫地。

    想要在后世开辟巫地,则需要巫道本源。

    当年在大唐,李越掌控幽冥王府,寻遍天下,也只收集到一丁点的巫道本源。

    对李越而言,在后世寻找到巫道本源,和学习后世知识一样的迫切。

    ……

    后排座位空间狭小,经坐(跪坐)实在不舒服。

    李越索性入乡随俗,换成臀部朝下的坐姿。

    随着他意念一动,一旁的巫偶分身也改变了坐姿。

    陈晓武从上车开始,就在悄悄观察。

    他只托人搞到了一个插班生名额,此时车上却有两人,显得他准备不足。

    好在他很快就判断出,左手边神采奕奕的少年,才是刚刚摘叶破子弹的的少年宗师。

    而右手边的背包少年虽然相貌一样,可气质、神态却相隔如天壤。

    并且始终在“模仿”少年宗师的行为举止,动作频率却要迟缓上好几拍。

    迟疑片刻,陈晓武开口道:“委托人给我的学籍姓名是李越。请问宗师,哪一位是……”

    “我就是。”李越抬头道。

    “办理入学的,是宗师阁下吗?”陈晓武恭敬问道。

    李越微微点头,话音一转:“你的主人,每晚活动的时间,大约多久?”

    陈晓武眼中流露出困惑:“主人?我没有什么主人啊。”

    “愚钝。就是指点你武技之人。”李越道。

    他的声音很平淡,可落在陈晓武耳中,不啻于平地一声惊雷。

    “您、您怎么知道……”

    陈晓武目光闪烁,结结巴巴问道。

    他的确被人指点过武技,这才一日千里,二十五岁便已达到明劲圆满,距离武道第二大阶段的暗劲只有一步之遥。

    对他来说,那段经历,就如同武侠小说里描述的奇遇。

    “我不仅知道他传你武技,还知道他一定让你发誓保密。”

    “他白天从不露面,夜晚偶尔现身,可时间也不长。”

    “他在你们眼里很强。可事实上,你仔细回想,却从来没有亲眼见过他与人交手。”

    李越轻描淡写地说着。

    他每说完一句,陈晓武的脸色都会微微一变,无力反驳。

    车里一片安静,沉默半晌,陈晓武开口道:

    “他不是我的主人,是我的恩师,统治整个京陵市江湖数十载的大龙头,赵老先生。”

    “如果我没猜错,买通黄毛背叛我的,是京陵市另外一位大佬,段非。”

    “我,段非,还有另外几位京陵市各区县大佬,看似各自为政。事实上,我们私底下都奉赵老先生为尊。”

    “赵老先生人很好。可就像您说的,赵老先生白天几乎不出现,这些年,哪怕晚上见到他的时间也越来越短了。”

    李越嘴角浮起一丝难以捉摸的笑:“竟然做起人间江湖盟主了。这个胆小鬼。”

    陈晓武出手时,李越便已经察觉,他的武技中有阴神的影子。

    一问之下,果然是受到过阴神的调教。

    二十一世纪的阴神,看来都以人类的身份,融入后世。

    有能力者,如朱珠君,还有赵龙头,已经建立起一方势力,用来保护自己。

    阴神虽然拥有某些特殊力量,可却早早被李越下了禁令——无法伤害大唐子民,及其后裔。

    他们实力强悍,忠心耿耿,能够镇压强大的鬼怪妖邪。

    可若遭遇大唐后裔的攻击,却并没有还手的能力。( 唐王驾到 /9_978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