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唐王驾到 > 正文卷 第三十九章 第一场裂变事件
    李玉洁国内名牌师范毕业五年,修的是古典和心理学双学位。

    刚订婚不久,女生和女人的界限在她身上尚不明显。

    她今天穿着一身淡青色的雪纺绸连衣裙,简约素雅的大格纹,闪亮的水钻纽扣缀满低开的领襟,露出一片雪白丰肌,又恰到好处的避开了沟壑冗深的胸部,外加乳白色的短裙和肉色丝袜包裹住长腿,别有韵味。

    “有人和我说,你早上雇人打了八班的方俊才?有没有这回事?”

    李玉洁盯着李越的眼睛,冰俏着脸问道。

    李越表情漠然。

    “你这是什么态度?老师在问你话!”李玉洁声音变冷。

    李越瞥了眼李玉洁:“你觉得呢?”

    李玉洁一怔,瞪大眼睛盯着李越:“你怎么和老师说话的?你我看就是你干的!你刚转学过来,就整天这么高调地惹事闯祸!违反校规!想要创造最快被开除的纪录吗?你现在就去我办公室写1500字的检讨书,送到校长室!然后放学和我一起去向方同学赔礼道歉!”

    [来自李玉洁的恶意+15,恶意值55]

    李越懒得再和这位听信谣言是非不分的班主任啰嗦,冷冷一笑,意念返回真身,切换回李越二号的自主模式。

    “你听到没有?”

    “发什么呆呢?”

    “李越!”

    李玉洁连问了几遍,李越二号都是一脸呆萌。

    就在这时,一名******、年轻整洁的男老师走了过来,向李玉洁打了个招呼。

    “李老师,你也找李越啊?”男老师笑着问道。

    “冯老师有什么事?”看到英语老师冯老师来找李越,李玉洁有些意外。

    冯老师复杂地看了眼李越,笑了笑:“我有些事,想要问李同学。”

    “行吧。”李玉洁怒其不争地瞪了眼李越:“冯老师找你,你先去吧,我布置的任务别忘了完成。”

    李玉洁气鼓鼓地走后,冯老师终于忍不住向李越问出他憋了两天多的问题:

    “李同学,你怎么会精通突厥语、吐蕃语、古韩语和古阿拉伯语?”

    李越二号愣了片刻,终于回过神,默默道:“我要去写检讨书了。”

    “你……”

    冯老师看向李越闷头走向办公室的背影,面露苦笑。

    第一天的英语课上,李越同学惊世骇俗地用四种复杂外语进行流利翻译时,他当场就听湿了。

    这位李越同学的语言天赋绝对算得上数一数二,远远超出当年的自己,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么低调。

    在班主任面前,低眉顺眼,憨厚老实,不争不辩。

    就连行走的步伐也是如此迟缓、谦逊,简直给人一种厚重到深邃的感觉啊。

    冯老师托了托镜框,这或许才是真正的天才吧!

    他并不知道,走廊拐角,有一双眼睛在正诧异地看着他。

    “冯老师是被这个转校生气糊涂了吧。”

    吴沁抱着双臂,注视这一幕。

    英语老师冯老师,是英格兰顶级大学语言学专业的高材生,博士学历,据说他有关古老语种的研究论文在国际上都很出名,加上年轻帅气,冯老师在女同学中人气颇高。

    原本这位冯老师,已经收到了首都天京大学外国语学院的聘请书。

    后来硬被来自家乡也就是京陵双语实验高中的领导截胡,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留了下来,最主要的是,冯老师的女朋友就是某位校领导的女儿,不过这样的顶尖学术人才能留几年就难说了。

    吴沁有些好奇,为何冯老师会对一个成绩垫底的转校生感兴趣。

    一阵“嘀嘟”声从手腕处响起。

    吴沁低头看去。

    下一秒,她脸色陡变。

    “腕表”隐藏面板中的某项数据正在迅猛飙升,即将到达临界点。

    而辐射的范围,恰好在京陵双语实验学校。

    “不是吧。”

    吴沁全身发凉。

    她抬头看向午间休息时恬静的校园,眼中浮起一丝不舍和遗憾。

    片刻后,她打开通讯器。

    “我是凤雏小组成员,代号一粒水心。”

    “在江南省京陵市新城区京陵双语实验学校,发现灵气值和妖气值的双重波动。疑似……裂变。”

    嘶嘶的杂音消失。

    通讯器另一边传来平直的声音:“一粒水心,请你预估一下,距离裂变现象爆发,还有多久?”

    吴沁自己看了眼腕表上显示的时间、距离等数据,几秒后便在脑中用公式完成了推导。

    “根据‘国际裂变公式’,距离爆发还有不到四十多分钟。”吴沁道。

    通讯器中的声音道:“给你一刻钟时间,进行人员疏散,封锁住裂变区域。半个小时后,京陵分局一处的记忆清除小队将会抵达。”

    吴沁道:“请求一处记忆清除小队全员出动,最好是由王承亮队长亲自带队。近千名师生,工作量会有些大。”

    “一粒水心,你很好,运气也好。你这次得到奖励积分,或许会让你直接晋升成正式成员。祝贺你。”

    通讯中断。

    吴沁甩开步伐,向校长室跑去。

    她也没想到,“裂变”这样小概率的事件,竟然发生在了京陵双语实验学校。

    她必须向校领导袒露身份,组织人员疏散和校区封锁。

    明天起,京陵市将再也没有京陵双语实验学校。

    自己的高中生涯,或许也会到此为止了。

    并没有发生什么值得缅怀的故事。

    也不知是幸运还是遗憾。

    就在这时,校园广播中舒缓的轻音乐中断。

    粗旷急促的男子声音响起:“全体师生注意,学校发生火灾,请各位班主任带领本班学生迅速离开学校,其余老师请去食堂、操场、卫生间寻找逗留的同学,在十分钟内离开。”

    一阵阵好奇、抱怨的声音从各间教室中传出。

    “哪里着火了?”

    “是啊,连点烟味都没有。是我眼睛瞎了还是鼻子坏了?”

    学生们不当回事,可老师们都已在第一时间受到指令,组织学生撤离校园。

    没过一会儿功夫,高三年级十五个班的同学,全被送到了学校外。

    老师们最后撤离。

    李玉洁和英语老师冯老师在校门口处相遇。

    李玉洁本想问一下李越,可转念一想以冯老师的责任心肯定已经将李越送出学校。

    冯老师似乎也抱着同样的想法。

    两人朝对方点了点头,仿佛心照不宣。

    ……

    “用火灾这么稀烂的借口,难道校方已经知道了?可是……”

    下一秒,吴沁望见了远处校门口的警车和维持秩序的警员,反应过来。

    “原来是地方ZF插手。”

    吴沁微微皱眉。

    对于近些年发生频率增加的裂变现象,总局自然想要大规模地进行探索,寻求答案,为此不惜大动干戈。

    而世俗的地方上则是想要尽可能的维稳。

    两者没有谁对谁错,可目的不同,难免会产生冲突与矛盾。

    经过一间办公室时,吴沁余光扫过,怔了怔。

    办公室中,一名少年正在埋头书写。

    少年眼神专注,眼中仿佛除了笔纸,再没有其他存在。

    “搞什么!”

    吴沁踢开门走了进去:“李越你怎么还不走?”

    看着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写检讨书的李越,吴沁彻底无语。

    可当看清楚李越所写的内容时,吴沁瞬间震惊了,喃喃道:“这全都是你写的?这才过了几分钟?你就用文言文写了一千多字的检讨书?”

    片刻后,吴沁回过神,好气又好笑:“别写了,学校发生火灾,快走吧!”

    “火灾”了还呆在这里写检讨,旁若无人地大秀文采,这个新来转校生的执着与才华简直能感动上苍了。

    想必李玉洁老师看到后也一定会大吃一惊吧。

    从吴沁身后突然响起一阵年轻而熟悉的声音。

    “这裂变事件,从何时起发生?”

    “至今,已经发生多少起了?”

    还有人!

    吴沁反应也是极快,刚欲回头,一股恐怖的气息从说话人身上涌出,将她笼罩。( 唐王驾到 /9_978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