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灵异小说 > 科技霸权 > 正文卷 第十一章 震惊全场
    吃完中午饭,罗佳进到自己房间,搞后台维护。

    时间过了两点,罗佳听到门铃声,随后是小姑和姑夫,在院子里和父母交谈。

    罗佳来到客厅,小姑和姑夫已经在沙发上落座。

    母亲忙着泡茶,父亲拿起桌上的烟盒,给小姑夫发了一支烟。

    “红杉树?这烟能抽吗?大哥,您尝尝我这个,真龙,朋友送的,要一百块一盒呢。”

    小姑夫嫌弃罗佳老爸的烟太差,从口袋里掏出一盒北方很少见的真龙,罗佳老爸摆了摆手,“算了,外地烟我抽不惯。”

    “来,喝杯茶吧。”罗佳母亲端来茶盘说。

    “嫂子,您别忙活了,我们喝白开水就行。”

    小姑倒是客气,她急忙把茶盘接过来,而小姑夫大刺刺坐在那里,翘着二郎腿,任凭小姑把茶杯摆在他面前,像在伺候地主老爷一样。

    罗佳暗中叹气,小姑比老爸小了整十岁,幼年起胆子就小,家里杀只鸡都会吓的哭鼻子。

    爷爷和老爸都很疼小姑,爷爷走了以后,一直是老爸在照顾她。

    只可惜小姑运气不好,嫁了个不正干的男人。

    据说,小姑夫看上小姑后,整天死缠烂打,上班给她打电话,下班就在公司外边蹲守。

    小姑性格懦弱,不知道怎么拒绝别人。

    看小姑夫求爱心切,整天要死要活,心一软就答应了,为这件事,老爸生了好久的闷气。

    再往后,小姑夫当会计期间贪污公款的事情被捅出来,小姑来找罗佳父亲,哭的那叫一个伤心。

    罗佳父亲舍不得妹妹这么难过,忙里忙外的张罗,光请客送礼,就不知花了多少钱。

    领导也不希望事情闹大,最终让小姑夫把窟窿补上了事。

    那件事之后,小姑夫别说还钱,连个谢谢都没说,好像罗佳父亲帮他,是理所应该的一样。

    工作没了,小姑夫和一群狐朋狗友折腾了个洗沙场,往建筑工地送点沙子。

    这几年似乎赚到了钱,座驾也从捷达,换成了低配版奥迪A4。

    “大哥,我让律师起草了一份合同,另外,这是菜市场那套房子的钥匙。”小姑夫从手包里拿出合同和一串钥匙,摆在茶几上。

    “菜市场那边生活简直太方便了,出门溜一圈,卖什么的都有,前阵子有人出两千块一个月和我租,我一口就给回了,作为亲戚,我再怎么说,也不能看您二位还有罗佳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吧。”

    罗佳父亲只是抽烟,没说话。

    他不是不知道小姑夫想赚便宜,只可惜父亲太疼小姑了,那是他一辈子最大的弱点。

    小姑夫一看罗佳父亲没动静,立刻挽住小姑的腰,作恩爱状,“我和媛媛打算要孩子了,毕竟我们俩年纪也都不小了。”

    准备要孩子?

    罗佳父亲顿时眼睛一亮,望着小姑。

    小姑羞的脸红,轻轻点了点头。

    父亲把烟头在烟灰缸里掐灭,“是应该要个孩子,你们结婚都六年了,我一直盼着呢。”

    小姑夫叹了一口气,“其实前两年就打算要来着,可惜我们现在住的地方不是学区房,要了孩子以后,上幼儿园和小学都挺麻烦,所以一直忍着。”

    “回头我们搬到这里住就不一样了,幼儿园在隔壁,小学,中学,都离得不远。”

    小姑夫不愧巧舌如簧,罗佳父亲显然动心了。

    虽然自己吃亏,但妹妹能过的幸福,顺顺利利把孩子生下来,也算对罗佳死去的爷爷有个交代。

    罗佳不用猜都知道,父亲那榆木脑袋里,肯定这么想的。

    “小姑夫,菜市场那套可是学区房,能上实验幼儿园和实验小学呢。”罗佳忽然说:“我看没有学区房之类的说法,纯粹是借口吧。”

    小姑夫眉毛一拧,“大人说话你插什么嘴?那房子乌漆嘛黑,连个太阳都见不到,能住人吗?”

    话一出口,小姑夫就意识到有点不妙...

    罗佳冷笑,“是啊,菜市场那房子乌漆嘛黑,没办法住人,感情我爹我妈都不是人,他们住就没关系。”

    小姑夫当即黑脸,小姑拉住丈夫的胳膊,“罗佳说的有道理,要不把菜市场的房子便宜卖掉,让大哥大嫂住郊区那套吧。”

    “你懂个屁!”小姑夫嗓门很大,“最近有个投资的机会,我琢磨着卖掉郊区那套,菜市场的房子太小了,不值钱,卖了也不够入股的。”

    罗佳不再说话,父亲那倔驴一样的性子,硬顶没用,要用点技巧,他在拖延时间,等该来的人。

    门铃果然又响了起来,母亲打开门,迎进来自己的两个兄弟。

    “大舅,小舅。”罗佳起身,笑脸相迎。

    两个舅舅都是煤矿工人,本分忠厚,和小姑夫不一样,罗佳一见他们就觉得亲。

    “你们俩怎么来了?”母亲惊讶的问。

    “罗佳打电话让我们来的,我琢磨着,可能你们等钱用,就顺路去了一趟银行,加上刚发的工资,凑了三万,要是还不够的话,我再想想办法。”罗佳大舅说。

    “我最近手头紧,只凑了一万五。”小舅说。

    他们俩二话不说,掏了钱放在桌上。

    罗佳和母亲眼睛都有点红,同样是亲戚,看看两个舅舅,再看看小姑夫,差距真的有点大啊。

    “胡闹!谁让你找舅舅借钱的!?”

    罗佳父亲脸上挂不住了,狠狠白了罗佳一眼。

    一听这话,大舅当时就不乐意了,“怎么?你还要打我外甥?”

    眼前是老婆的娘家人,罗佳父亲就算再倔驴的脾气,也不敢和自己大舅哥顶牛,低头闷闷不乐的抽烟。

    “要我说,罗佳给我们打电话就对了!都是亲戚里道的,天大的难处一起扛就是,哪像你,动不动就要卖房子。”

    “开发区留给罗佳娶媳妇的新房卖了,我没说什么,可眼下你们住的房子要是再卖了,你让我妹妹和外甥住哪?陪你一起住天桥底下去?”大舅高声说。

    大舅果然威风,他一来,罗佳立即就有主心骨了。

    天下万物生生相克,父亲最怕的就是大舅,别看大舅只是个普通矿工,一辈子没发财也没当官,可他的人品有口皆碑,振臂一呼,能从矿上拉出几百号人马。

    “这是什么?”

    小舅眼尖,一眼看到桌上的房屋买卖协议,拿过来翻了翻,皱着眉交给大舅。

    大舅把合同读了一遍,当即面色不善,把合同朝桌子上用力一拍,“九十万买这套房子?方长伟,你怎么不去抢啊!”

    罗佳暗叫不好,以大舅历来刚正的性格,肯定要和小姑夫怼起来。

    虽然看大舅怼小姑夫肯定过瘾,可那是从小最疼自己的大舅啊,拿他当枪使,罗佳良心上过意不去,这种时候,必须要摊牌了。

    “大舅,别着急啊。”罗佳伸手拉住大舅胳膊,“事情是这样的,我最近赚了点钱,准备把家里欠的债还上,房子肯定不会卖,之所以把你和小舅请来,是希望你们做个见证。”

    “你有钱还债!?”

    唰~

    顿时间,客厅里气氛诡异,所有目光都聚集在罗佳身上。

    不等罗佳解释,门铃又响了,这次来的是冯友德,罗佳父亲的同学,也是家里的大债主。

    “哟,都在呢。”冯友德说,他没料到家里竟然这么多人。

    “罗佳让我来的啊,他说父债子偿,通知我过来拿钱。”冯友德解释自己来罗家的原因,这下气氛更诡异了。

    “你还钱?”

    小姑夫气罗佳搅局他买房子的事,没好气的说,“毛还没长齐的娃娃,自己还在上学,还在花家里的钱,你凭什么替家里还账?”

    “父债子偿,大话谁不会说,这下好了,债主全都聚齐了,你解释解释吧。”

    罗佳懒的搭理他,笑着对两个舅舅和冯友德说,“情况是这样的,我在大学学计算机,平时闲的没事,和同学一起搞了个网站,目前经营状况还不错,终于有了一些收入。”

    “网站?”冯友德沉吟,“什么网站?”

    “天空之眼,不是什么知名站点,冯叔叔应该没听说过。”罗佳说。

    谁承想,冯友德一下愣住了,目光变的无比热切。

    “天空之眼!?就是那个专门搞排行榜,最近寻找无双事件,不就是天空之眼挑起来的吗?”

    罗佳愣住了,“您竟然知道?我还以为像您这年纪的人,不太懂互联网经济呢。”

    “你开什么玩笑!”冯友德急忙摸出手机,打开抖音,“我是抖音的重度用户,每天要看四五个小时呢,抖音上发生的事情,我当然知道了。”

    小舅也说,“罗佳,你别瞧不起中年人,我也刷抖音的,天空之眼虽然我不懂,但我看评论了,他们都说天空之眼做的不错,上面好多有趣的人和小狗,我正打算回头看看呢,没想到,那个网站竟然是你搞的!”

    连大舅和老爸老妈,小姑和姑父,他们也都知道寻找无双这件事。

    罗佳惊讶,不知不觉中,抖音在中年人群里已经渗透那么深了?

    “既然天空之眼是你搞的,那应该赚了不少钱吧?”冯友德已经换了一张脸,小心翼翼的问罗佳,“我可是听说啊,互联网经济才能赚大钱,什么马化腾了,马云了,王兴了,都是全球有名的大富豪!”

    罗佳拿出手机,打开余额宝,然后放在桌子上。

    “这是目前天空之眼的利润,虽然不够一次性把债务还清,但请大家再给我一点时间,该还的钱,一分都不会少。”

    冯友德第一个拿起手机,眯着眼睛数数,他有点近视,但平时不习惯戴眼镜。

    “三十二万!?”冯友德惊讶的说。

    “有这么多?”

    老妈一把将手机从冯友德那里抢了过来。

    看清楚数字,她感觉心脏狂跳,随后手机在所有人手中传了一圈,大家终于明白了,罗佳没在吹牛,他现在是真的有钱。

    大家都很替罗佳高兴,特别是母亲和大舅,激动的不知该说什么好,要是这时候桌上有酒的话,估计大舅能一口给闷了。

    毕竟罗佳是他的亲外甥,外甥出人头地,做舅舅的当然欣慰。

    连冯友德都露出赞赏和巴结的目光,唯有小姑夫例外。

    他恨罗佳搞坏了他的好事,用质疑的语气说,“我不信,你才十九岁,一个月就能挣这么多钱?该不会是在骗我们吧?”

    罗佳笑了笑,“小姑夫,我需要纠正你一下,这并不是我一个月挣的钱?”

    “那是多少?半年?”小姑夫问。

    大舅说,“半年能挣三十多万也不少了,我一年下来加上奖金,拢共才七万多。”

    罗佳淡淡的说,“其实,这是天空之眼一个星期的收入。”

    一个星期就能挣三十万!?

    客厅里鸦雀无声,所有人都被震撼了,他们看着年轻的罗佳,再看看那个吓人的数字,目瞪口呆。

    “不愧是互联网经济啊!”冯友德回过味来,激动的说,“我从小就觉得罗佳有出息!老罗啊,你儿子现在厉害了!你们两口子,以后就等着享福吧!”( 科技霸权 /9_979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